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囚狱 > 第一百二十八章风雷激荡,天降凶兽

第一百二十八章风雷激荡,天降凶兽

速度都极快,而且气势汹汹。

    在江水中挣扎的人呆呆的望着,身体却在无意识间僵硬起来。

    嚎叫声,触手噼里啪啦舞动的声音,空气尖锐的嘶鸣。

    一刀,两刀,三刀,丑颜挥舞着手中的刀,毫无章法的砍剁。

    一条条触手在眼前飞起,一股股黑色液体飙射虚空。

    丑颜在喘气,身上沾着一层细密的汗水。

    刀光反射,刀脱手而出。

    嗷呜——

    一声凄厉的吼叫,那刀已是隐没入那生物的躯体。

    庞大的身躯,翻身倒在江中,掀起巨大的波浪。

    丑颜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那波澜起伏。

    此时,他觉得无比的阴冷,那冷已经浸入了骨髓。

    他的手在发抖,双腿在颤动,甚至嘴唇也止不住的翕动着。汗水便从他的脸庞上滚落下来,坠入那被黑色液体浸染的江水。

    忽然,北岸传来声响。丑颜眸光一凝,大手一抬,刀从江水中飞了出来落在他手中。他踏着江面,瞬间掠上江岸,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江水中挣扎的人猛然回过神来,大声喊叫。

    “救命!”

    天地凄凄,万物寂寂。冷冽的寒风,席卷整个天地。

    夜,仿佛无限绵延,没有尽头。

    就在丑颜一头扎入群山之中的刹那,正在给人疗伤的剑圣忽然腾身而起,拔剑而出,一剑斩向虚空。嗷的一声吼叫,一头有着丈许宽广羽翼的妖兽被一剑洞穿了胸膛。砰!剑光一闪,那妖兽的身躯便炸裂开来。

    一下子,在地上疗伤的人纷纷回过神来,暗自心惊。

    韩仓到了剑圣的身侧,道,“师傅,这里不安全。”

    剑圣凝望着虚空,面庞绷紧,如冷厉的剑身。

    “这里不安全,你速速带他们离开这里。”

    “师傅呢?”

    “东海有事,我要走一遭。”

    “东海?那边有变故?”

    “关系整个人族的变故。”

    倏忽间,剑圣的身躯消失了,却在远处响起他的声音。

    “回山门,没有我的许可不准出山。”

    灰白两位老人来到韩仓的身边,灰衣老人问道,“怎么回事?剑圣怎么突然离开?”

    “师傅说东海有变,他要去那边看看,让我们立刻回山。”

    白衣老人摸了摸胡子道,“我们也确实该回去了,这一下山已经有数月之久,别说山门内的事务,即便是我们自己,也多已疲惫不堪。”

    韩仓望着剑圣所去的方向,深深吸了口气,攥紧拳头,道,“我们回山。”他的心里却在想,我要什么时候才能赶上师傅,才能与师傅一起并肩作战。但是他知道,这是漫长的路程,他的师傅已经到达了生命所不可企及的地步。

    剑圣还在去往东海的路上,可是东海已经风雷激荡。

    剑神陨落,僧人在哭泣,老人和海妖之王奄奄一息。

    无论是人,无论是海妖,还是那从黑烟中走出来的生命,疯狂的厮杀。整个东海边上,都是那嘶吼咆哮以及力量撞击的声音。而忽然出现的人,却与那邪魅的妖神之间开启了厮杀。

    妖神原本只有一个,可是在巨浪之上的那些人发动攻击的刹那,他的身边便忽然出现了一排与他一模一样的人。

    高矮胖瘦甚至一颦一笑,竟然是一模一样。

    他们不是魂影,而是独立存在的实体。

    可怕的威势,笼罩在数十里的范围内,让人心神失守。

    狂风呼啸,气劲激荡,震耳欲聋的轰鸣,不绝于耳。

    那一道道身影,便在玄力与光束的变幻中,显得模糊不清。

    仇四站在那里,面露迷惘与落魄,面前这些身影就像是时光飞速流动所呈现出来的幻象,他们每一个人都像仇九,却又不像。他在犹豫,在徘徊,走在了十字路口,难以抉择。

    地上是流动的血液,海水在背后数里之外翻滚。

    他仰起头,望着那深邃的漩涡,那炫目的光,让人更加的迷茫。

    瞳孔微微收缩,一道黑影自漩涡深处疾冲而来。

    陨石?飞鸟?

    那只是一个黑点,在那片光中移动。

    那黑点的后面,是曲线的光,一道道如波纹一般。

    他想起小莲,若是她看到这样的场景,会不会觉得很美。

    可刹那,他想到小莲被仇九杀了。她,永远也看不到如此场景。他,也永远见不到她了。

    一股罡风忽然拍在他的身上,他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身体难以动弹,就像是被无形的力量压制着。

    但是他望着那片光,望着那个黑点。

    黑点不再是黑点,而是一只巨大的黑影。像乌云,却是展开了翅膀。

    那翅膀不知多少长度,却是刮着那漩涡的两边,带起漫天的星光,疾驰冲下来。狂风呼啸,雷鸣阵阵。仇四忽然笑了,那是一只凶恶的猛兽,气势如虹的飞向这个已经异变的世界。

    它从哪里来?为何而来?

    吼——

    一声怒吼,震天动地,无论是大地上亦或是虚空中争斗的生命,猛然一滞,便纷纷跌落在地。一片阴影俯冲下来,让这本就漆黑的天地,越发的黑暗。而这黑暗,是移动的,是有锋芒的。

    杀机!

    黑暗一闪,一片惨叫之声瞬间响起。

    仇四回过神,从地上坐了起来,朝着那声音望去。

    他看到一道道无头的尸体,尸体的腔子喷涌出如水柱一般的液体。

    而那黑暗,一转身便再次俯冲而来。

    那宽长的翅膀,便像是收割生命的镰刀。

    “是四象神兽!”有人忽然叫喊道。

    “是他们弄的,他们弄的,”一人又是愤怒又是恐惧的喊道。“他们这群疯子,弄出来的凶兽!”

    “那可是集齐四大神兽血脉之力扭曲而成的凶兽,天哪!这群疯子,疯子!他们怎么不去死!”有人怒吼道。

    可在这时候,那片黑暗却朝着他们飞去。

    “撤!”

    仇四坐在那里,呆呆的望着,僵硬而满是血污的脸上,露出那机械的冷酷的笑意。一道声音却在这时候在他耳边响起。

    “仇九还没死,他杀了你最爱的人,可却没有得到惩罚,你甘心吗?难道你就是这样无情无义的男人?你甘愿做一个懦夫,让你最爱的女人死的毫无价值吗?站起来,拿起你的刀,杀了他,杀了他!”

    那近乎咆哮的声音,却是小莲那狠毒而凶唳的声音。

    他呆住了,眼珠颤动着,泪水翛然滚落下来。

    “小莲,小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