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囚狱 > 第一百二十九章天降凶兽,神挡杀神

第一百二十九章天降凶兽,神挡杀神

    一道道身影倏然间仓惶朝远处遁去。可是,夜无限宽广,黑暗所在,那团黑影便所在。一道身影飞出数十里,忽然间一团烈焰疾驰而至,瞬间将其吞噬。

    火光熊熊,那身影发出凄厉的惨叫,整个身体便成为烈焰的一部分。

    苍天无语,大地哀鸣。一片片雪花在半空中挥洒下来。

    火光照亮了黑暗,却让人看见了更多的悲哀。

    生命的脆弱,生命的无端。

    那火光骤然一灭,西面的半空却再次响起惨叫。

    又是一团焰火,只是那焰火却是湛蓝色的。

    仿佛是冰火艳,只有冰冷,没有炎热。

    但是那身影却在火焰中扭曲,挣脱不了死神的利爪。

    吼——

    低空盘旋,羽翼舒展,庞然的身躯宛若是一座一动的孤岛。

    所过之处,狂风呼啸,大地龟裂,尘埃沸腾。

    生命在这暗影之下,惴惴不安,仿佛任人宰割。

    那团旋窝,却是凝滞了。只剩下那白色的光缕在那里游弋,宛若是纯净而悠然的乐园。

    只是,谁能将其视为乐园,那一定是疯了。

    纯洁的外表,压抑不住那邪恶的一面。

    一声狂妄的笑声在这时候响了起来。那有着邪魅身形的妖神振臂狂笑,大声喊道,“诸神,看到了吗?这就是诸神。你们永远逃脱不了仓皇逃窜的命运,你们永远挣脱不开欺软怕硬的命格。你们并不是完美无缺的。你们命格的缺陷,注定了你们只能沦落至如此地步。以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别以为你们苟延残喘如虫子一般掩藏起来,便能将自己龌龊的一面掩饰。你们,只不过占了天时,才让你们在过去能只手遮天。但是,你们的堕落,你们的享乐,你们的为所欲为,遭来了报应!谁说你们是神?只有你们自己,只有你们自己才将自己捧得如此之高。可在万族之中呢?你们早已肮脏的让人不屑一顾。谁才是真正的神?我,妖神。”

    妖神话音未落,一道极光倏然间到了他的面前。

    极光璀璨,将他整个人照的色彩斑斓。

    只是,他的面孔骤然一变,身影骤退。

    但他迟了,身影一动,那光便将他吞噬。璀璨的光,可怕的光。将他燃烧。极致的冷,极致的热,冰火两重天互相碰撞。他的身体瞬间龟裂,化为无数的碎片,宛若琉璃。

    然而,妖神的身体一裂开,一道道面貌一致的妖神却出现在四面八方。

    四象神兽仰身而起,疾冲苍穹,震动羽翼,扇起狂风。

    一道道烈焰从四象神兽的口中喷出。那烈焰化为火线,朝着一个个妖神飞去。火线延伸,将天地渲染的无比璀璨。黑暗,便在这光的照耀下,退却了。只是,那威势,那肃杀,那冷酷,却仿佛被定住了凝固在了这个时空中。

    四象神兽的体貌,便无比清晰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庞大的躯体,怪异的身形,那无比宽长的羽翼。

    翱翔于天地,俯仰这时空。

    无论是妖,还是人,都呆住了。

    妖神的身影,却在这个时候忽然消失,宛若那灯火,一盏盏熄灭,最后只剩下一个身影。无数的烈焰,便折射到了这个身影上。燃烧,焚化,毁灭。只是,那身影却是长身而起,直冲云霄。一点火光便随着他遁入云霄而湮灭。

    轰隆隆!

    雷鸣从远方袭来,电光在云层深处跳跃着。

    四象神兽呼吸着,瞪视着那天空,扇动着那羽翼。

    一道雷电嗤啦一声从天而降,刺中四象神兽的背脊,啪啦一声,电光流窜,一窜窜血水飞溅而起。只是四象神兽恍若未觉,静静的悬浮在那里,仿佛在适应这个陌生的天地。雷电一道接着一道劈下来,就像是上天对四象神兽的惩罚。

    璀璨夺目,惊天动地。

    四象神兽的背脊,已是被那雷击的露出了骨骼。

    忽然,悬浮在半空的四象神兽猛然仰头怒吼,瞬即直冲苍穹。

    一道紫色的雷电轰然劈落下来。

    四象神兽迎着那雷电,一头撞了上去。

    雷电被撞碎了,节节败退,终于,四象神兽一头扎进了云层之中。

    云层天雷滚滚,电光交织,让那乌黑的云变得明暗不定。

    吼——

    四象神兽的脑袋忽然从云层中钻了出来。

    愤怒,狂暴,狰狞。

    天漏了!

    雨水倾泻而下,宛若那洪流,一瞬间便让大地变得泥泞如那汪/洋。

    雨水的一侧,却是那雪花。

    雪花纷扬,旋舞纷呈。

    严寒,冰封,死亡。

    大地上的生命,只觉得身体由外而内麻痹起来。

    冰冷的麻痹,僵硬了感知。

    在人群中的蒙圩噗通一声跪在了洪流中,牙齿打着颤,无比萧瑟的望着那诡异的苍穹。这一刻,他忽然想到了千胜先生。他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听劝告,执意留在这里。只怕自己等不到王凯之就得死在这里,若是如此,自己等到了什么。

    死亡,自己的死亡。

    他连呼吸的力气也没有了。

    视野中,一道道身影跟他一样,浑身颤抖,不断的被冰封。

    可怕的力量,操纵天地的力量。

    俯仰之间,生灵的生死,皆在它的股掌之中。

    它是什么?妖兽?凶兽?神兽?

    最后,它从何处而来?玄梯秘境吗?那么,王凯之呢?

    轰隆,一团光焰忽然在四象神兽的面前炸开。四象神兽那钻出来的脑袋立时爆裂。一道苍老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云层的下方。

    道袍飘飘,白发飞舞。

    负手而立,平静的注视着那光焰的消散。

    “他们自以为将神兽血脉之力融合,便可制造出完美无缺的生命,击退混沌,控制苍生,可是他们忘了,万物有缺,连他们自己都有缺,更何况他们所制造出来的东西。你很强大,甚至超越了四神兽,可是,你的优势,也是你的缺点。你的缺点就是刚愎。”

    老人忽然一掌撑起,掌心上方出现一道印轮。

    印轮璀璨,糅合着八卦星宿,符号悬浮,光彩熠熠。

    印轮落在云层上,瞬息间调动运动,吸取周天之力。

    老人双掌飞快的变动,结出一道道印记,最后双掌一合,眼睛圆睁,眸光如那星宿。

    “葬!”

    双掌直指印轮,一股沛然之力无限注入那印轮之中。

    光华弥漫,延伸至远方。

    于是乎,整个黑漆漆的天空,一下子被那光彩夺目的印轮覆盖,如封禁了苍天。

    大地一空,紧紧碾压下来的力量如被抽走。

    雨水消失,雪花消散。大地一下子变得干涸。风也恢复了正常。

    耳边传来海浪拍击声。仇四睁着眼睛望着自己的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