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囚狱 > 第一百二十八章风雷激荡,天降凶兽

第一百二十八章风雷激荡,天降凶兽

    “师傅!”

    “你没事吧?”

    “还好,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不过他们的伤势很重。”

    “我看看。”

    地面一片狼藉,山岳被削成了平地,焦黑的泥土,还弥漫着硝烟的气味。一片片粘稠的土块,那是血液的浸染。尸体横七竖八,有人的,还有有着人形外貌的妖兽的。方圆数里,密密麻麻,经历了一场激烈的大战。

    剑圣皱着眉头往前走去。他没想到这边的战况会如此激烈。刚才一头大妖几乎将韩仓杀死。那大妖是一头棕熊幻化所成,底子薄,但势力强横,要么是药物刺激所成,要么就是有别的途径让其速成。

    刺鼻的气息充斥在鼻孔中,粘稠的宛若是那杂质。

    “前辈!”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连忙起身,恭敬的站在剑圣面前。他的一条臂膀断了,胸前一片模糊,血液将厚厚的衣物给黏在了一起。

    “怎么样?”剑圣问道。

    “我还行,就是我徒弟······”老人哽咽了,伸手指着地上躺着的几名年轻男女。他们很年轻,但却已经死了。眼泪扑簌簌的掉落下来。剑圣低声一叹。

    “他们死的悲壮,是我辈的楷模!”

    “多谢前辈赞誉。”

    “你先坐下吧,我给你疗伤。”

    “这、多谢前辈!”

    韩仓在旁边帮着一些人,那灰白两位老人一直随同。这一战很惨烈,他们入黑进入这片山岳,便遭到了妖族的袭击。密密麻麻的妖族从四面八方涌出来,将他们团团困在中心。无遮无挡,又没有退路,一行人便只能迎战。

    打了多久,他们已记不清了,杀了多少妖族,他们也记不清了。

    人处在绝境之中的时候,便只有本能的应对。

    杀,然后活下去。

    距离这里百余里的地方,是一片平原,一条河横亘在平原上。有船在河上缓缓移动。船上的灯火映照在冰冷的水面上。

    “老人家要去哪里?”

    “下一站吧!”

    “哦,那是胡洋,地方不大,人口却不少。好地方!”

    “你去过?”

    “去年科举路过那里,在那里借宿了一晚,可惜时间不许,不然真得好好流连一番。”

    “现在也可以啊!”

    “呵,老人家看我这穿扮就知道我现在更没时间啦!”

    “咦,也是,没想到是个新郎官。抱歉,刚才眼拙,没看出来。恭喜了!”

    “多谢!去年科举失利,倒是机缘巧合遇到一位贤淑的姑娘,这不年初订了婚,这就去迎娶了。”

    “人生四喜,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你这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谁说不是呢!老人家若是不弃,晚辈请您喝杯酒,正好夜长天冷,也有个消磨的法子。”

    “现在怕是不行。”

    “咦,前面那光······”

    “小心!”

    丑颜忽然将身边的年轻男子推了开来,一直放在船舷边的刀嗤啦一声出鞘,寒光在眼前一晃,倏然间飞了出去。丑颜掠起,贴着水面刹那在百丈之外。那年轻人倒在地上,已是呆住了。

    黑夜连绵,寒风凄厉,江水不绝,滔滔翻涌。

    却在下游不知何时出现一团光。那光是由无数的光点组成,宛若是一大群的萤火虫。可是天寒地冻,哪来的萤火虫。丑颜一直盯着江面,那光一出现他便发觉了。那是妖。

    刀光匹练,江水掀起。

    那团光中立时传来了一声怒吼,便见到无数的触手朝着丑颜飞了过来。

    如螣蛇,密密麻麻,交错穿梭。

    那触手之上,却是一个个吸盘,宛若那无牙的嘴。

    丑颜旋身而起,刀绕身一转,那些触手便反弹出去。

    “畜生,安敢嚣张!”

    丑颜怒吼一声,刀光一抹,炸裂开来。刀光翻转,刀芒疾驰。圈扎、劈砍、横削,丑颜的速度极快,出刀极其果决。凶狠霸道,雷厉风行。夜空中忽然一声干雷炸响,轰隆隆。丑颜一脚踩在水面上,刀在面前滑过,数条出手便被砍落下来。

    在这个时候,丑颜才看清那妖物的模样。

    就像一只庞大的章鱼,有着硕大的头颅,独眼立在中间,身躯匍匐在水面,一条条出手飞舞翩跹。

    丑颜倒吸一口凉气。江上何时有这种生物。

    那章鱼一般的生命忽然张开口,喷吐出墨汁一般的水柱。

    水柱嗖的一声到了丑颜的面前,腐臭无比,让人心胸一滞。丑颜急忙叠步旋身避让,可是那触手却从两侧拍打过来。

    轰隆!

    突然,远处的那条船整个拱了起来,一声巨响,船便裂开了。

    船上的人惊恐尖叫,有的已经坠入冰冷的江水之中。还在裂开的船上的人疯了般的叫喊。人影幢幢,惊心动魄。却在那江水中,一头跟丑颜纠缠的生物极其相似的生物腾的飞了起来。

    触手招展,吼声如雷。

    丑颜心中一紧,急忙悬刀砍断一条触手,折身朝船只飞去。

    水中一人猛然见到丑颜,急忙扑腾着喊道,“老人家,救我!”

    赫然便是刚才搭讪的年轻男子。丑颜急忙朝他飞去。可这时候,那腾飞起来的生物舒展触手,触手呼啸砸落水面,砰!偏偏血液飞溅而起,那年轻人已是漂浮在水上,一张脸孔变得稀烂。丑颜心中大怒,提身而起,一刀朝着那生物砍去。

    生命,珍贵而脆弱,不过刹那,便死去。

    丑颜所想到的,是这个年轻人的未来,是那还未过门的姑娘。

    他想到了自己,想到当年破落的屋宇内,一家人的愁困。

    谁都希望自己幸福,大部分人都在为自己的幸福奋斗。

    可是,有几个人能挣脱开宿命的枷锁,挤入幸福人群中。

    双目圆睁,心胸膨胀,怒火燃烧。

    一刀劈空,丑颜却是没有退,迎着那一条条触手,他飞扑过去。

    刀光,暗影,血飞。

    臂膀上的疼痛,让他清醒过来,只是他一刀已经刺进了那生命的面部,漆黑的汁液溅落他满身。不远处的生物在长啸,仿佛伴侣的死亡,让它愤怒。而后,那生物贴着水面疾驰而来,一条条触手凶猛的舞蹈。

    噗的一声,丑颜拔出刀,一把扯开自己的衣服,露出那骨头嶙峋的胸膛。

    天寒,可是他却觉得燥热。

    他杀了那生物,可是怒意并未削减。

    江面上,已经浮着一层黑色和红色交织的液体。

    有人已经死去,有人还在挣扎。那船已经支离破碎,木料散落江面,随着江水起伏。

    近了!丑颜箭步而出。双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