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结婚后,人气声优突然搬来我家 > 165.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165.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九月十三日,周日,小雨。

    最上和人在家中看小说。

    东野圭吾在书上说,“闭上眼睛,好好回想之前的努力,自信会喷涌而出。”

    可最上和人回想起来,自己似乎从未努力过什么,是否正是因为如此,在无法成为有自信的人呢?

    最上和人笑笑,合拢了手中的小说。

    没有动笔,持续摆烂。

    第二卷的插画已经看过了,深崎老师的插画依旧很神,差不多是可以让最上和人管他喊爹的程度。

    像他这样名不见经传的新人轻小说作家,也就只能蹭蹭大佬的名气了。

    好在他没写得拉跨,第一卷保持着相当良好的口碑。

    后期只要不写崩,套用前世水群时,大佬们常说的那句话:完本必神。

    对于神不神的,最上和人并没有那么看重,能够写自己喜欢的故事,以此来赚取微薄的版税,他很知足。

    至于成名啊,改编啊,动画化啊。

    他还真没想那么远。

    ……

    九月十五日,周二,前天的小雨,不知不觉落到了今天。

    因为路上的积水,最上和人已经几天没出门跑步了。

    运动得少,吃得也不多。

    下午灵感充足,提笔写第三卷,一直写到下午四点。

    检查一番,甚是满意。

    《旅亡》第二卷于今日发售,想了半天,在推特上发送了一条开售通知,留言的人不多。

    到了晚些时候,将前几天拍摄的弹唱视频传了上去,只是简单的添加了一些字幕,仍旧是一成不变的固定镜头。

    这次翻唱的歌曲,是他曾经在livehouseaross内,听过寺岛爱美唱过的歌。

    原曲是一部知名机甲动画的主题曲。

    最上和人本就听过这首曲子,只是在听寺岛爱美的现场live后,才喜欢上了这首曲子。

    上传完视频,最上和人关了电脑,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睡下了。

    ……

    九月十六日,周三。

    下了几天的雨,总算是暂时到了尽头。

    玻璃窗上是被烈日晒干的水渍,看上去脏兮兮的,从这一边擦不到外面。

    久违地出门跑步,回家后冲了个澡,一边吃着早饭,一边查看手机。

    《旅亡》第二卷的销售情况还算不错,不过因为这次的首刷数量是六万册,短时间内怕是无法重版了。

    至此,《旅亡》系列1-2卷,总印刷量已经超过了20万册。

    而“户塚和”这个名字,作为轻小说作家出道,才仅仅一个多月。

    而最上和人昨晚上传的视频,经过一个晚上的时间,播放量已经突破了30万。

    最上和人相当惊讶,他并不觉得世界上有那么多人,喜欢看一个连长相都不敢露的男人唱歌。

    难免有些好奇听他唱歌的人,究竟是男的多,还是女的多。

    不管怎么说,这个播放量,都让他感到非比寻常。

    登录推特,看了一眼舆论风向,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

    唯一令他感到惊讶的是,类似于上回那样,来自唱片公司的出道邀约,最上和人又收到了,而且是来自不同的唱片公司。

    大多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

    最上和人对此依旧是没有太大的兴趣,虽然成为歌手,听上去比轻小说作家要赚钱一些,但总觉得会相当麻烦。

    最上和人讨厌麻烦的程度,差不多就像他讨厌咲良彩音那样。

    敬而远之。

    啊……说起咲良彩音,今天似乎是要给她俩做饭的日子。

    想到这,最上和人无奈叹了声,准备下楼。

    手机铃声在此刻响起,最上和人接通了电话。

    “喂?”

    “啊……和人桑,是我,有沙。”

    “我知道,怎么了?”

    “唔……neru桑刚才发信息来说,今天会晚一下过来拿饭,让我告诉你一下。”

    “哈?哦……我知道了,可是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她说没有你的联系方式。”

    最上和人想了想,这才想起,自己似乎很久之前就把她的line好友给删了,在那之后一直没加回来。

    “行吧,我知道了。”

    “一直以来麻烦和人桑了,我会好好替你宣传的,作为回礼,我会好好替你宣传的。”

    “你在说啥?”

    “小说和视频投稿,我已经让我身边的女性声优好友都去看了。”

    “…………那还真是谢谢你。”

    最上和人有些无语。

    “欸嘿嘿……应该的应该的。”

    最上和人很想说一句,自己并不是在真的夸她,但清水有沙并不给最上和人这个机会。

    说了几句后,便以工作为由,挂了电话。

    最终,最上和人只得看着手机叹气。

    打开line,在好友列表内看了一圈,确实没有看到咲良彩音的名字,虽然联系起来要通过清水有沙,会很麻烦。

    但是只要最初就抱着不愿与她打交道的想法,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叮咚……】

    门铃声响起,最上和人看了一眼时间,现在还只是上午十一点。

    心中奇怪着有谁会在这个点来他家时,他打开门,看见了站在门口,戴着口罩的咲良小姐。

    “呀……最上,哦嘶。”

    “‘哦嘶’你个头啊,你以为现在是几点?”

    “周三的上午十一点零六分,对于无业游民,不需要在工作日上班的最上先生来说,问几点有意义么?”

    “你是来打架的?”

    咲良彩音立刻露出轻蔑的目光:“我还真是没想到,你已经到了想要对淑女出手的级别,最上,你可真烂。”

    “………”

    见到最上和人说不出话的模样,咲良彩音自动判断第一场比赛的胜利者是她,心情大好。

    “本小姐今天可以特别邀请你来搭我的车兜风。”

    “哈?”

    “反正你是个家里蹲吧,有没有什么事情做,和我出去办点事。”

    “为啥是我?”

    “我认识的人里,现在就你最闲。”

    “我不认识你,请问您哪位?”

    咲良彩音勃然大怒,没有被口罩遮挡的明亮眼睛,闪烁着精光,柳眉倒竖。

    “又不让你去上刀山下火海,大男人怎么婆婆妈妈的,快跟我走!”

    “我哪知道你安的什么心?别这样,咱真不熟。”最上和人后退一步。

    咲良彩音拉下口罩,板着脸,盯着他看了数秒。

    “那你说,你要怎么才肯跟我出门?”

    “你连去干啥都不说,我怎么跟你走?”

    或许是最上和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