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在港综成为神话 > 616、茅山符箓(8000+章节,求订阅求月票~)

616、茅山符箓(8000+章节,求订阅求月票~)

    九叔的话让秋生与文才两人吃了一惊,秋生更是惊讶的问道。

    “师傅你的意思是说,那个厉鬼还会出来害人?”

    九叔点头,神情有些凝重的说道:“不错,所以秋生,文才,你们两个今天下午什么事情都不要做了,去调查一下七天前钱掌柜做过什么,尤其是跟女人有关系的事情!”

    文才好奇的问道:“师傅,为什么是七天前啊?”

    “因为厉鬼还魂需要七天的时间,也就是传说中的头七回魂夜!”许飞在旁解释道。

    说实话,许飞对于秋生还有文才的能力感到有些不解,要说两人不懂道术吧,在电影中也能够用道法捉弄阿威,那个道法连许飞都不知道怎么做。

    但要说两人有道法吧,现在却连一些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

    许飞的疑惑并没有延续多长时间,九叔已经给许飞解释了。

    “我这两个徒弟啊,学道法不用心,学这些常识就更不用心了!”九叔感叹道。

    明白了,现阶段的两个吃干饭的

    秋生与文才两人听到九叔说自己,秋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文才抱着鸭腿大吃特吃呢!

    许飞好奇的问道:“九叔,你只有秋生与文才两个徒弟吗?”

    之前许飞看的僵尸电影并不是太多,也就仅限于《僵尸先生》的四部曲了,其他的虽然也曾经看过,但因为内容的乏善可陈,许飞在看的时候也只是哈哈一笑,至于情节什么的并没有记住多少。

    不过即便是这样,许飞也知道九叔的身边应该还有其他的徒弟。

    果然,在许飞问完以后,九叔笑道:“倒是还有两个徒弟,不过他们两个现在不在酒泉镇,而是在中山镇!”

    许飞微微一愣:“中山镇?”

    九叔点头,对于许飞倒是也没有什么隐瞒,除了秋生与文才外,九叔还有两个徒弟,一男一女,男的叫做阿星,就是之前anny所讲的中山镇武圣堂王巴弟的儿子王明星,女的叫做小月,她不是中山镇的人,只不过这段时间去中山镇帮着九叔去做一些事情了。

    阿星,小月?

    许飞隐隐的有些印象,貌似在一部叫做《驱魔道长》的电影中,是有这么两个人,但这部电影许飞已经不怎么记着剧情了。

    就在许飞几人快要吃完饭的时候,任婷婷穿了一件粉色的洋裙,外面穿了一件的米色的风衣走进了义庄。

    看到许飞果然坐在义庄的正房内和九叔吃饭,任婷婷的脸上立即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飞哥!”

    任婷婷欢快的走了进来。

    “今天中午见你一直没回家吃饭,我就猜到你可能来九叔这里了!”任婷婷笑着说道。

    实际上她已经对九叔没有什么印象了,但许飞在酒泉镇唯一能去的,便是之前说过的九叔的义庄了,所以任婷婷即便是对九叔没有印象了,也知道九叔的身份了。

    许飞笑道:“对啊,之前不是特意跟你说过吗,要来拜访九叔的!”

    说完后,许飞为任婷婷介绍了九叔还有秋生与文才两人。

    正在胡吃海塞的文才见到了青春靓丽的任婷婷,终于是让他停止了自己的动作,愣愣的看着任婷婷。

    “九叔!”

    任婷婷乖巧的称呼道。

    九叔笑道:“任小姐!”

    双方也算是简单的打了个招呼。

    文才狗腿子似的给任婷婷搬来了一把椅子。

    任婷婷笑着感谢后,便坐了下来。

    九叔见任婷婷特意来找许飞了,倒也没有再说什么鬼啊怪啊的事情,桌上的东西被文才一个人造了个稀巴烂,许飞与任婷婷肯定是不会上筷子了。

    聊了一会后,许飞便提出来离开了。

    “九叔,拜师师傅后,第一个遗憾就是没有在师傅那里好好侍奉他老人家,第二个遗憾就是没能够更好的学习一下咱们的茅山道术”

    九叔也是一个聪明人,立即明白了许飞的意思,笑道:“你在酒泉镇的这段时间,有什么想学的可以随时来我这里,我作为你的师兄,当初我在山上学艺的时候,广生师叔也曾经对我有授艺的恩情,现在你既然想学习咱们茅山道教的道法,我自然是责无旁贷了!”

    九叔的痛快让许飞有些惊讶,毕竟在许飞的印象中,像这种有真才实学的道派,应该会有很多规矩的。

    而且自己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记名弟子,不应该让九叔这么痛快啊!

    看到许飞脸上的疑惑,九叔也是哈哈一笑,道:“阿飞,你放心,我传授你道术,是跟本门门规没有任何冲突的,当初广生师叔之所以只是收你为记名弟子,估计也是因为当初广生师叔在门内离开的时候,门内的规矩还没有变,现在吗”

    随后九叔向许飞介绍了茅山道派这段时间的改变,比之前茅山明提到的要清楚明白的多了。

    茅山道派虽然名声显赫,但那也只是在普通的凡人眼中是这样的,说到底他们还没有正式的脱离凡人的范畴。

    也就是说茅山道教的弟子所学的道法虽然可以让茅山道教的弟子沟通阴阳,甚至一些修为高深的弟子还能够做到灵魂出窍,夜游地府的能力,但是

    就如同当年孙猴子拜师斜月山三星洞的时候,孙猴子向菩提祖师问的那一句

    可长生否?

    不能!

    依照许飞的理解,实际上就是茅山道派所学的道法是经过了阉割版,可以让普通人拥有一些道法仙术,但并不能够增长普通人的寿命!

    即便是学到了九叔的这个境界,他的身体机能依然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身体机能,顶多是身体的更加健康,身体的素质比普通人也要强盛一些

    但依然是拜托不了自己肉体凡胎的禁锢!

    这也是为什么九叔这种茅山道士,虽然有许多普通人无法理解的道法,但依然不可能做到腾云驾雾是一样的!

    “九叔,不是说在上古时期凡人能够通过己身的修炼,是能够破除三灾,肉身成仙的吗?”既然九叔讲到了这个问题,许飞自然是立即询问了。

    许飞总感觉在这件事情上有着一个很大的问题!

    按理说,茅山道教这样的门派,应该算得上是修仙门派了,但实际上,空有一些经过了阉割的法术,可以说他们与正常人没有任何的区别。

    找女人找多了,依然有可能会死在床上

    九叔苦笑一声,道:“你也知道那是上古时期了,实际上对这件事情,我也不是很理解,我年轻的时候,也曾问过我的师父,不过当时我师父曾经跟我讲过,那是与我们不同的一个世界,让我放弃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茅山道法,除魔卫道,利用我们与普通人无异的寿命,去做一些对人类有益的事情就足够了,也许等我们死后,入了地府,就能够知道其中的究竟了!”

    关于茅山道教的门规,在九叔刚刚的阐述中,许飞也知道了,以前的茅山道教确实有门下弟子不得私自在外收徒的规定,如果门下弟子想要收徒的话,必须要带回茅山道教,对三清祖师三跪九拜,才可以!

    但现在吗!

    这些规矩因为时代背景的原因,已经不复存在了,实际上按照九叔的说法,现在的茅山,也就剩下小猫两三只了,早已经不复曾经的辉煌了!

    至于那些收徒的规矩,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这本是咱们茅山道教的秘法道籍,既然你是广生师叔的徒弟,就拿回去好好的研究一下吧,里面记载着咱们茅山道派七十二手印还有上百种的符箓撰写,不过其中很多种都需要极高的道行才能够撰写,其中还有一篇咱们茅山道派的打坐心法,可以说是咱们提高道行的根本,你拿回去以后可以好好的钻研,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来问我就好了!”

    九叔在自己的房间内,拿出来一本册子,珍而重之的交给了许飞。

    许飞愣了一下,这份礼物有些太大了!

    甚至可以说这是茅山道派的立派根本了,当初自己拜师英叔的时候,英叔虽然也给了自己一个册子,但根本没有办法跟这本相比!

    “九叔,这”

    九叔的神情中透露着一丝英雄末路的感觉,苦笑道:“要是一百年前,你肯定是看不到这本茅山道籍的,但现在吗,世道混乱,人心不古,咱们茅山道教早已经是昨日黄花,这个时候到底还有多少茅山道士,连我都不知道了。

    当初师傅将这本茅山道籍交给我的时候,是希望我能够在人间将茅山道教发扬光大,但现在我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莫说是将咱们茅山道教发扬光大了,就是传到秋生他们这一代,能不能继续传下去都不一定了。

    现在将这本茅山道籍交给你,也是多一分希望而已!”

    许飞明白了九叔的意思!

    首先呢,虽然自己拿到了这本茅山道籍,但实际上里面很多种的符箓,都需要极高的道行才能够撰写出来,也就是说普通人看到了这些符箓实际上就跟看天书是一样的,没有任何的作用!

    其次呢,茅山道教大不如前了,总坛也就小猫两三只了,像九叔这种散落在民间的茅山道士,也不知道有多少已经因为门规,生计,放弃了自己道士的身份,就如同茅山明一样。

    九叔将这份《茅山道籍》交到自己的手中,也不过是想要多一分希望而已!

    “谢谢九叔,回去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钻研的!”许飞认真的说道。

    九叔点点头,笑道:“这样最好!”

    想了一下,许飞直接在自己的兜里拿出来五百两的银票,交给了九叔。

    九叔见状赶忙推辞。

    许飞道:“九叔,你就拿着吧,钱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串数字而已,咱们既然是同门,九叔你又将《茅山道籍》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我了,我这个做师弟的,自然也要回馈一些了!”

    说完许飞直接将银票塞到了九叔的手上,带着任婷婷离开了义庄。

    文才一脸希冀的看着九叔手中的银票:“师傅,你要是不想要的话,徒弟我帮你保管吧!”

    九叔看了文才一眼,道:“赶紧去调查钱掌柜的事情吧!”

    说完不着痕迹的将银票放到了自己的怀里

    许飞与任婷婷两人直接回到了任府,任老爷正坐在正厅喝着茶水,见到许飞回来,脸上露出了笑容。

    “刚刚婷婷说,你去了九叔那边,我还不相信呢,没想到阿飞你竟然真的在九叔那边!”

    许飞笑着说道:“我之前在港岛的时候,跟九叔的师叔也就是我的师傅广生道长学过一段时间的道术,上午的时候见到九叔,就特意过去拜访了!”

    任老爷微微一愣,没想到许飞竟然还学习过道术!

    “阿飞,你还会道术?”

    许飞点点头,道:“不过是粗通一些皮毛而已!”

    “那看风水呢?”任老爷有些紧张的问道。

    呃这就问道人家的痛处了,许飞只能是摇头,表示:“不懂!”

    任老爷露出了失望的表情,随即又有些兴奋的问道:“那点石化金呢?”

    我他娘的也想会呢许飞继续面带笑容的摇头。

    任老爷尴尬的一笑,道:“没事,没事,年轻人吗,不着急,慢慢来!”

    许飞:“”

    “任老爷,刚刚我跟九叔聊过了,钱掌柜那件事情应该就是阴魂索命了,所以任老爷,这段时间晚上出入的时候,还是要小心一些的!”

    许飞今天早上看到任老爷跟凤凰楼的两个老鸨关系貌似不错

    任老爷尴尬的笑了笑。

    许飞则是提出来,身体有些疲惫,想要上楼休息,便上楼了!

    许飞回到房间,便看到了坐在那里百无聊赖的张小咏然后许飞就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刚刚光顾着跟九叔套关系了,忘了说张小咏的事情了。

    “小咏,你跟婷婷你们两个先聊着,我看点东西!”

    许飞没有给张小咏开口询问的机会,直接让她陪着任婷婷聊天了,而许飞则是盘坐在了床上,将之前九叔交给自己的那本《茅山道籍》给拿了出来!

    茅山道教本就是以符箓闻名的道教,上面所记载的七十二中手印也全都是为符箓服的,至于撰写符箓时所需要的步法,许飞已经学会了,并没有在意。

    于是许飞直接翻到了记载茅山符箓的那一页,开始认真的观看起来。

    这一看便是一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