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长夜国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欧阳锋请姜药当国主

第三百二十一章 欧阳锋请姜药当国主

    姜正嫡…这名字!

    欧阳锋神色古怪。这个姜正嫡,不会是姜龙城的同父异母哥哥吧?

    如果是的话,那也太狗血了些。

    难道,姜正嫡是个私生子,姜龙城的母亲穆苍月被姜别离绿了?

    小三儿就是姜别离的旧情人蚕药妃?

    想到这里,欧阳锋就替姜龙城感到遗憾。

    事情过去了二十多年,可旎旎至今还感到是昨夜的噩梦。

    “等到我十八岁,玄阴妙体苏醒,我才知道为何他们要让我当圣女。”

    “他们看中的,其实是我的玄阴妙体,是为了让我当姜正嫡的鼎炉,所谓圣女,只不过是说着好听而已。”

    “姜正嫡急于和我圆房,企图利用我的玄阴妙体修炼。我知道要逃出去千难万难,所以就假意答应,并以突破巫真之后再成亲为借口,一边行缓兵之计,一边找机会逃出九觋小世界。”

    “我伪装的很好,并没有暴露真实意图。可是几年下来,都找不到逃走的机会和办法。”

    “直到我遇见一缕残魂,事情才有了转机。”

    “有一天,蚕药妃离开王城,去了巫道山祭祀。我胆子大了些,误打误撞闯入一个隐秘的囚魂宫,遇见一缕被拘魂灯囚禁的本命真魂。”

    “这缕真魂告诉我,她叫穆苍月,是姜宗主母,穆阀之女。她的肉身已经陨落,本命真魂却被蚕药妃抓回来囚禁…”

    “师兄,你这么了?”旎旎说到这里,忽然看到欧阳锋脸色一变,顿时关心的出言问道。

    欧阳锋深吸一口气,压抑住心中的的惊涛骇浪,恢复了神色很自然的说道:

    “我听过穆苍月这个人,当年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大人物,没想到沦为那蚕药妃的囚徒。”

    “呃,师妹你继续说。”

    旎旎道:“穆苍月对我说,你一定是被利用了,蚕药妃看中了你的玄阴妙体,只是拿你当他儿子的鼎炉而已。”

    “我问她,如何才能逃走。穆苍月说,你要逃出九觋只有一个靠谱的办法,找到一枚破界符,传送出小世界。”

    “她告诉我,她曾经夺舍了蚕药妃派来巡视的爪牙肉身,然后伺机逃走,虽然功败垂成,但却成功的搞到了一张破界符。”

    “她愿意告诉我那张破界符藏在哪里,却要我答应她一个条件。”

    “穆苍月说,要是我能逃出去,请我去神洲中域,告诉她的哥哥穆无极,说她已经陨落,不要再找她,不要再追查姜宗被灭之事。”

    “她希望我到穆阀后,告诉她的一对儿女,让他们改姓穆,不要回姜水,不要恢复姜宗,以免被蚕药妃找到。”

    “我答应了她的要求,然后找到了她之前藏在某地的破界符,在蚕药妃回来之前,逃出了小世界。”

    “我逃出小世界之后,出现在一个小部落。那部落之主立刻发现了我是玄阴妙体,他抓住了我,又被我找机会逃走…”

    “当时我还是完璧之身,玄阴妙体的气息根本遮掩不住,走到哪里都有人要抓我,要不是我修为不差,还有点手段,早就被抓住了。”

    “我记着给穆苍月的承诺,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神洲。谁知,被一个武仙强者抓住囚禁,准备把我强行嫁给他的儿子。”

    “关键时刻,一个叫宁缺的寒门修士救了我,他打开真元锁,给我吃了恢复修为的丹药,带着我逃入深山。”

    “他是个好人,并不是贪图美色和玄阴妙体才救我。救我之后,他留了一些资源,就要告辞离开。”

    “我当时很是感动,加上我保持完璧之身就难以掩饰玄阴妙体的气息,就提出以身相许,主动嫁给他,这样就会安全很多。”

    “就这样,我们成亲了。成亲之后,我没了完璧之身,玄阴妙体的气息就收敛了,终于安全很多,一家人这才过了几年安稳的日子。”

    “等我安稳下来,就打算去中域穆阀,兑现给穆苍月的承诺。可是从西域到中域需要坐飞船或者传送阵,那昂贵的费用我根本没有。”

    “于是,我只能和宁缺想办法赚钱。可是,我的容貌再一次招来大祸。”

    “元阀少主杀了宁缺,想要霸占我。我带着两个孩子杀出元兵的包围,逃到了晋阀,遇到晋离…又逃出晋离的魔爪,逃到大明山。”

    “那几年,我一直在带着两个孩子东躲西藏,疲于奔命,直到逃到大明山,后来遇到师兄你,母子三人的日子才好过起来。”

    “如今,我的钱也够了,准备坐飞船去穆阀,兑现给穆苍月的承诺。”

    欧阳锋听完,感叹万分的说道:“原来师妹这些年如此坎坷,好在,都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他虽然没有露出丝毫异样神色,可是心中却难以平静,犹如暗潮汹涌的大海。

    他怎么也想不到,穆苍月的魂魄竟然被蚕药妃囚禁起来了!

    想到穆苍月如今的遭遇,他如论如何也难以淡定。

    可是,别说他不知道九觋小世界在哪,就算知道,也没有救出穆苍月的本事。

    穆阀都无能为力!

    这也是为何姜母让旎旎转告穆无极她已经陨落,不要再找她的原因。

    显然九觋古族的强大,比穆阀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要救母,无异于痴人说梦。

    旎旎泪目道:“现在想起来,是我害了宁缺。要不是我的容貌招祸,他就不会被元阀少主所杀。”

    欧阳锋劝慰道:“各人自有命数,他若非救你,也和你无缘。”

    “师兄,等过段时日,我就去穆阀了。逃出九觋古族二十多年了,我还没有兑现给穆苍月的承诺。”旎旎神色坚定的说道,“师兄,我去中域要是有个不测…”

    欧阳锋摆手打断她的话,“你不用去了,我去说吧。穆苍月的儿子姜龙城,就是我师弟,呃,就是如今的青阀太傅,姜药。”

    “什么?姜太傅就是穆苍月的儿子?”旎旎怎么也想不到,姜药就是穆苍月的儿子。

    她一直隐居大明山,生怕蚕药妃和姜正嫡找到自己,所以不敢出山,对外界之事知之甚少,也不关心。

    欧阳锋笑道:“而且,你的话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师弟已经恢复了姜宗,姜龙城如今名满天下,乃是神洲一等一的少年英雄,三十出头就杀到人字月票榜第九。”

    “他就是隐姓埋名,那也来不及了。”

    旎旎神色一滞,苦笑道:“想不到他不但恢复了姜宗,还创下如此大的名头,那可是很容易被蚕药妃知道,若是蚕药妃知道,他们兄妹就危险了。”

    “唉,我竟然还是没有兑现给穆苍月的承诺。”

    欧阳锋摇头:“算了,这是命中注定,既然诺言没有意义,你就不要专门走一趟去带话了。你的话,我会带到。”

    “师兄,谢谢你。”旎旎的目光温柔而又复杂的看着欧阳锋,“师兄,我要带着宁燮和玉简离开大明山了。”

    “无论将来如何,无论我去了哪里…”

    欧阳锋止住她的话头:“你是不是怕连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