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十方乾坤 > 第一千九百七十章 魔气!

第一千九百七十章 魔气!

    整个彼岸花海,许多处防御阵法都已经被破坏了,仅剩的一两座主阵,在那漫天剑气攻击下,也已是摇摇欲坠,小狐狸们惊慌四逃,可是逃到哪里,都逃不过那天上斩来的剑气。

    而此时攻彼岸花海的,除了几十个年轻弟子,还有七八个看上去道行极高的老者,以及一名身穿紫衣的中年男子,这男子眉心一道金色剑印,光是身上这股强大的修为气息,便足以让下边那些狐妖透不过气来了,显然这是一方仙王,修为远在之前那陈玄月之上,看来至少也是太清八重之境。

    此人正是幽常道君的第四个弟子,名叫“沧玄”,刚才正是他以剑阵,破了彼岸花海外面的大部分防御阵法。

    “当真不开口么……”

    沧玄望着那下边不断逃窜的狐妖,还有那狐妖之王,九尾火狐……此时红儿已经倾尽全力,可惜那天晚上她损伤元气,今日还未恢复过来,否则也许能够多撑一会儿,此时在她身上,已经满是剑伤,却依旧狠狠瞪视着那天上的仙王。

    “那就别怪本座,不留情了……”

    沧玄手一招,顿时满天雷云翻涌,那阵阵天雷,像是要将整个彼岸花海瞬间打得灰飞烟灭,许多小妖已是吓得拼命逃窜,可是沧玄手下那几人,已经在附近布下结界,任何一只妖也逃不出去,强闯结界,只会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

    “尊上,我们抓了几只狐妖上来……”

    就在这时,有几个年轻弟子御剑来到了沧玄身旁,而这几个年轻弟子手里抓着的,正是之前整日带萧尘游玩的那几只小狐狸,此时少女们早已吓得惊慌失措,不敢吱声。

    “放了她们!沧玄,枉你还称仙尊,欺负几只小妖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冲我来!”

    红儿慢慢又凝聚起了妖力,周身上下,有火焰缠绕,可惜现在是白天,若是在月圆之夜,她的妖力会增强好几倍。

    沧玄却没有去理会她,向那几个受了惊吓的少女看去,慢慢捉住其中一人,问道:“告诉我,一个月前,那两人,现在在哪里……”

    “不,不知道……”

    少女小小的身子被他这大手握住,已是吓得脸色煞白,颤栗不止,沧玄摇了摇头:“你不说实话,本座不喜欢。”

    他说完,那巨大的手掌一捏,登时鲜血乱溅,竟直接将那少女捏成了一片血肉,然后掌心一凝,这一片血肉,又化作了一颗血红色的“妖丹”。

    “不——”

    红儿目眦欲裂,一下冲了上来,然而却被沧玄身旁的两个老者,一剑给斩了下去。

    “这就是说谎的下场。”

    沧玄拿着那狐妖少女的妖丹,从另外几个吓得花容失色的少女眼前掠过,最后往身后一丢,他一名弟子接住了,把那妖丹放入了一座燃烧着青色火焰的青炉里,里面立时不断传出凄惨的狐鸣之声。

    “霜儿……不要啊!”

    红儿满眼血泪,妖丹被这青火炉炼化,便是魂飞魄散,灰飞烟灭,连轮回也入不了,连妖都做不成了。

    这一下,另外几个狐妖少女更是吓得心胆俱裂,不断挣扎,却如何挣扎得开沧玄座下那几名弟子?

    “师尊,给……”

    这时,一名年轻弟子竟又向沧玄递去一个少女,看着刚才那凄惨一幕,他们不但无动于衷,好像还能以此为乐一样……也对,这毕竟只是妖,凡人在他们眼里尚且不过蝼蚁,更何况是妖呢?在他们眼里,便与那些花花草草无异,难道踩死了几株花花草草,他们会心痛,会愧疚吗?

    沧玄捉住这个已经吓呆了的狐妖少女,问道:“告诉我,那两人何在。”

    这只狐妖年纪尚小,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都还未能收得进身体里去,此时早已吓呆,哪里还敢说话?

    “噗!”

    沧玄用力一捏,也同刚才那般,直接将这狐妖少女捏成了一片血浆,最后再凝聚成了一颗妖丹,丢进了身后的青火炉里。

    “烟儿!不啊——”红儿满眼血泪,似发了狂一样冲上来,但妖力不够,无法冲破那几名老者的剑阵。

    “本座最恨便是说谎的人了,把她们,都给我丢进三昧真火炉里。”

    沧玄眼神冰冷,衣袖一拂,那剩下的几个少女,也被杀死,然后凝聚成妖丹,丢进了青火炉,魂飞魄散。

    就在几天前,她们还拉着萧尘到处玩,还要萧尘带她们去凡世里,萧尘说:“好,凡世里的人,并不会伤害你们,也不会讨厌你们……”

    “看见了么?这就是与本座作对的下场,与我师尊,幽常道君作对的下场……”

    沧玄目光冷冷,又向身后几人道:“去,把那些狐妖,全都给我捉来,全部丢进三昧真火炉里,把它们元神,通通给我炼化了。”

    “是,师尊。”

    青火炉里,不断传出凄惨的狐狸之声,很快,已有许多狐妖少女被丢了进去,甚至有的都没有凝聚成妖丹,直接把整个人给丢了进去。

    一时间,惨雾弥漫!

    “不啊——”

    红儿已是目眦尽裂,两行鲜血从眼睛里流出,甚是恐怖,就在这时,天边几道琴音响起,紧接着是无数道神琴之力,这一下来得突然,沧玄身后那十几个弟子,还没反应过来,直接被这琴音震死,有的拦腰斩断,有的化为血雾,元神尽灭,连那三昧真火炉,也被琴音摧毁了。

    “今天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

    冰冷的声音从天际传来,只见云层里,两道人影瞬息而至,萧尘手里抱着天瑶琴,不容分说,便是一阵阵凌厉的琴音朝沧玄那边攻了去。

    沧玄已有太清八重巅峰的修为,自是还能抗住这震天夺魄的琴音,可他身后那些弟子就遭了殃,刚才还在到处捉狐狸,现在已经自顾不暇,在这绵密如雨的琴音下,根本逃脱不了,有的被琴音斩去首级,有的被琴音斩断手脚,还有的被琴音切成了七八段,血染整片花海!

    至于那七八个太清境的老者,尚且能够凭剑阵稍稍抵挡这恐怖琴音,但脸上早已变了色,再无刚才那等“倚强凌弱”的从容之态。

    “我说了,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活……来日,我再血洗整个沧玄宫。”

    萧尘琴音夺魄,阵阵琴声,响彻天地,仿似摧天灭地的剑气一般,顷刻间,便将沧玄那几十个弟子全部斩杀。

    整片花海,顿时血腥笼罩,沧玄也不由脸色剧变,虽然他之前已经听说了,此人能动用天瑶琴,但也没有想到,这天瑶琴在他手里,还能有这般神威。

    “红儿!”

    天瑶女帝顾不得那么多,一下朝红儿那边飞了去,红儿见她回来,一下抱住她,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姐姐,杀了他,替红儿和族人报仇……”

    “好,姐姐一定杀了他!”

    这一刹那,天瑶女帝眼神变得冰冷可怕,一股恐怖的修为气息,从她身上涌散了出去,这一刻,她仿佛又变回了从前,那个令满天仙魔神佛也畏惧的天瑶女帝!

    在这股道境气息笼罩下,慢说此时抵抗着萧尘琴音的那八个老者快要忍不住窒息了,就是已经踏入太清境八重巅峰的沧玄,也忍不住往后一退,目露惊色,不可能,她身受重创,中了血手如来的血手无量,还被魔极大帝偷袭,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

    “沧玄,你已为一方仙王,今日却对这些无辜小妖下手,今日,我天瑶女帝,以青帝之命,令你魂归九泉!”

    这一刹那,一股磅礴如山的修为气息从天瑶女帝身上涌散了出去,就连萧尘也不禁感到一窒,好强的修为,不可能,她怎么会……糟了!这笨女人!

    显然,天瑶女帝强行动用了“先天命元气”,这可不是消耗“先天归元气”那么简单,归元气消耗了,日后她还可以修炼回来,但命元气消耗了,便等同消耗命元,不可能弥补得回来。

    沧玄显然也吓到了,毕竟是一代神女帝,要是对方没有受伤,吹一口气都能让他灰飞烟灭,他哪里还敢在对方面前撒野?此时他感受着这股强大的道境气息,焉能如刚才那般镇定不乱?

    这一瞬间,只见他双手连点身上大穴,一道道金光从他身上透射了出来,显然也是解开了某种封印,令他的修为,短暂提升到了太清境第九重,可就算如此,也依然只是杯水车薪,当女帝那一记“天元指”点来时,他已经承受不住这股可怕的力量,仙王之身,直似要崩裂一般。

    就在这紧张一刻,在他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沧玄,退下,你不是她的对手。”

    声音来得突然,跟着那一道人影也是倏然而至,强大的修为气息,顿时令得满天风云涌动。

    萧尘再次微微一窒,这股气息……半步道境!

    “师尊……”

    沧玄反应过来,立即往旁飞了出去,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