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人物传记 > 克林顿 > 第十二章 走进鼎盛期的克林顿——公益事业(1)

第十二章 走进鼎盛期的克林顿——公益事业(1)

    第十二章 走进鼎盛期的克林顿——公益事业(1)

    第十二章

    走进鼎盛期的克林顿——公益事业

    克林顿的朋友们说,旅游和时间是克林顿的两剂“最佳慰藉药”。 乔纳森·阿尔特说:“以一个美国前总统的身份出国旅游,并受到他认为应有的礼遇,会使他精神焕发。”

    2004年3月,花旗集团咨询委员会的成员之一卢·苏斯曼在巴黎举办了一场宴会,出资25万美元邀请克林顿在宴会上进行演讲。苏斯曼对这次演讲印象深刻,来巴黎歌剧院参加宴会的宾客中有“一些重量级的大人物……克林顿博得了他们的阵阵喝彩。他甚至没有用演讲稿……宾客们都沉迷于他的演讲。”

    毫无疑问,克林顿一回忆起他的这些精彩表现,就会获得安慰并感到振奋。“人们意识到这个人的头脑不一般,”阿尔特说,“他自己也不是很确定离开了权力和公职以后他是否会快乐。他也发现自己变得比在政府里还多了几分影响力。人们总在私下议论:‘他到底会成为什么呢?他会去做联合国的秘书长吗?还是会成为这样或那样的人?’……类似于杰西·杰克逊有段时间曾遇到的情况。但克林顿只是成为了克林顿,他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品牌,并且是享誉国际的大品牌。我想,这让他很享受……他说:‘你知道吗?我不是个过去式。在美国,前总统总会有一个与别人不同的用武之地。’”

    正当伊拉克战争让乔治·沃克·布什政府发狂的时候,克林顿却使自己在国内外的受欢迎程度赶上了摇滚歌星和电影明星。洛杉矶音乐中心董事长约翰·爱默生在连续两年的时间里邀请他的这位前老板到他的中心做演讲,而且每次演讲的碟片都在随后的几个晚上销售一空。“我要给你说的是人们好像对他的演讲百听不厌。”   巴德·约金曾到过演讲现场,他说:“我从没见过那样沸腾的场面,感觉就像是在足球赛现场……他赢得满堂喝彩……演讲几乎是每说两段就不得不停下来。”演讲结束后,克林顿和约金夫妇一起走出去时,他对约金说:“太神奇了,无论我去哪儿,我都像今天一样受欢迎,这让我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花了那么多钱来听我演讲。他们是真的喜欢我。”

    不过令人不快的是,克林顿做演讲收受巨额费用。仅2005年6月,他就从驻哥伦比亚波哥大的高尔德国际服务处捞到了80万美元。他曾在连续四天内做了四次演讲,其中墨西哥城和波哥大各一次,圣保罗两次,每次收取20万美元。克林顿利用在加拿大为“释放内心的力量”(The Power Within)做宣传的几天里不停地做演讲,前一天还在多伦多,第二天就到加拿大西南部的卡尔加里市了,期间他总共赚了65万美元。在卡尔加里做演讲的报酬不过才有12.5万美元,于是克林顿在这场演讲前又溜回多伦多加做了一场演讲。

    犹太联合基金会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