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从圣域开始的圣斗士生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大难未死
    “好了,放人吧!”手心里的五彩光球隐没,娲皇向老童虎催促道。

    感应到大地上,那原本异常的小宇宙消失得干干净净,老人没有丝毫犹豫,当即对众圣斗士下令道:“放人!”

    众圣斗士随即让开一条道,退到了一旁。

    “真是太便宜他们了!”跟着殷十七退开,紫龙恨恨地看了一眼众邪神斗士,略微遗憾地说道。

    殷十七听了无奈道:“你还真想把他们都赶尽杀绝啊?”

    本就对围剿不太感冒的他来说,还是这种废除小宇宙之力的处置方式,更容易让他接受。

    “除恶务尽嘛!谁知道他们以后还会不会重新回到邪神麾下!”紫龙仍不甘地说道。

    “应该会有一部分,但我想更多的人不会再想回去了!”殷十七想了一下说道。

    在这群三神的斗士中,属于三神死忠的那一部分肯定会回去,但其他人再见识过这一次围剿过后,应该会有所顾忌。

    投身邪神麾下,可不仅仅是改变信仰那么简单,随时还有被圣斗士围剿丧命的可能。

    “但愿如此吧!”紫龙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

    见众邪神斗士仍像木桩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殷十七不禁皱眉道:“怎么,你们都不想走,准备为神明尽忠吗?”

    说着,他缓缓抬起了手刀。

    见状,立时有人哭丧着回道:“这位大人,您没发话,我们哪儿敢动啊?”

    他们实在被殷十七杀破了胆,恐惧到了极点。

    因而,即便老童虎下了命令,他们也没敢擅自行动。

    只有听到殷十七亲自松口,他们才敢离开。

    听到这话,殷十七不禁摇头失笑。

    “赶紧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他缓缓放下了手刀。

    原本,他也没打算再杀人,只是想吓唬他们一下而已。

    “好,我们滚,我们这就滚!”众邪神斗士连连点点,腆着脸笑道。

    但怕归怕,并不代表他们没有仇恨。

    有相当一部分人,在临走的时候,深深看了殷十七一眼。

    尽管他们隐藏的很好,也十分小心,但殷十七还是敏锐地从他们身上感知到了敌意。

    杀人者,人恒杀之。

    从第一次杀人的那一刻起,他就明白这个道理。

    但他并不会因此而刻意为难这群已经失去力量的普通人。

    因为战斗,已经结束了!

    得到殷十七的允许,众邪徒如蒙大赦,急匆匆地向外奔去。

    只可惜,骤然失去小宇宙的力量,让他们多有不适。

    原本仗着小宇宙之力,一跃就能轻松奔出数百米,而今却只能艰难跨出一两米,这种巨大的落差令众人苦不堪言。

    甚至还有不少人,因此无法完全掌控身体,又兼逃得太匆忙,忙中出错,将自己绊倒在地,摔得七荤八素。

    尽管如此,众邪徒仍是手足并用,连滚带爬地往外逃去。

    “呃——”

    不远处,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呻吟,一具尸体突然动了起来,将旁边路过的几人吓了一大跳。

    再仔细观察了一下之后,众人这才发现,原来不是尸体异动,而是人家根本就没有死。

    只是重伤昏过去了,这才刚刚醒来而已。

    “辰月大人,您没死真是太好了!”有娲皇一系的信徒认出其身份,急忙将其搀了起来。

    “咳咳咳……”

    辰月咳了一口血,虚弱道:“战况……怎么样?我怎么……都听不见厮杀声了?”

    “还有……为什么我感觉……我的身体……这么虚弱?”

    说着,他便试图用第六感查探自己的身体状态。

    直到这时他终于发现,自己无法控制第六感,更失去了小宇宙之力。

    “我……我的小宇宙……”他立时便崩溃了。

    失去了小宇宙之力,他不知道自己这名神使近卫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大人,是娲皇大人为了保全我们的性命,刻意收回了神力!”有同伴小声对其解释道。

    “是……这样吗?”辰月先是一愣,而后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如果只是这样,他只需要再一次请求娲皇赐福便可以恢复小宇宙之力了。

    “是的!”

    同伴点点头,又道:“不过,眼下不是计较这些事的时候,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说罢,他搀着辰月,小心地往外走去。

    与此同时,瞬也注意到了几人,他立时拉了一下殷十七的衣角,小声道:“十七大人,您看,那家伙竟然还没死!”

    闻言,殷十七随着瞬的指引,也看到了重新醒来的辰月。

    “怎么可能?”殷十七同样吃了一惊。

    他清楚记得,自己用剑气洞穿了对方的心口,绝不可能还有命留下才是。

    抱着这样的疑问,他释放根境识,远远地探了过去。

    对方的右臂,白骨森森,血肉模糊,看起来极为渗人,左边胸口上更是留了一个食指粗细的孔痕。

    只是令殷十七奇怪的是,孔痕四周虽然被鲜血染红,但出血量远远低于他的预计,甚至都已经停止流血。

    要知道,他最后那一道剑气可是瞄准了对方的心脏位置射出,直接贯穿了整个胸膛。

    按理说,心脏不可能毫发无损,止血几乎没有可能,出血量也绝不仅仅只有这么一点点而已。

    但实际情况却截然相反。

    随即,再将辰月仔细地上下打量一通后,殷十七终于找到了缘由。

    那家伙的心脏与常人不同,更偏向右边。

    他那最后一道剑气,也只是贯穿了对方的肺叶,根本没有刺穿对方的心脏,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情况。

    另一边,失去小宇宙之力的辰月根本没有察觉殷十七那肆无忌惮的探查,仍是浑然不知地对同伴问道:“我们走了……那娲皇大人呢……娲皇大人怎么办呢?”

    同伴搀着他一边走,一边小声道:“不知道,或许娲皇大人另有打算吧!”

    即便在没有失去小宇宙之力之前他们也帮不上任何忙,现在失去了小宇宙之力,更是连想都不用想了。

    他们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离开这里,别给娲皇大人添乱。

    见众多邪神斗士渐行渐远,紫龙低声问道:“十七大人,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支援老师他们的战斗吗?”

    闻言,殷十七回过头来,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道:“如果你不想死,就躲远一些。”

    “那不是你我可以随便插手的战斗!”

    “别去给大家添乱,知道吗?”

    “哦!”

    紫龙远远望了一眼正对峙的三人三神,略微不甘地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