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八零之悍媳当家 > 第395章 惊喜的归来
    安琪儿觉得自己要死了。

    又冷又饿又疼。

    她终于挺不住了。

    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荒凉的野地里响起了轻微的响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慢慢的接近……

    最后。

    那东西停在她的身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夜太黑。

    无星无月。

    安琪儿也看不到身边的东西。

    也许是狼?

    也许是鬼?

    可她都不在乎了。

    嘴里只喃喃地低语着,“我不想死!我有钱!救救我!”

    ****

    时间过得飞快!

    又是一年就要结束了!

    82年的元旦。

    一大早……

    洪果儿在悦目的晨曦中醒来。

    扭头望向窗子。

    只见玻璃上结了一层厚厚的窗花,在阳光的照耀下晶莹剔透的仿佛像是童话里雪的森林。

    屋里烧着浓浓的暖气。

    窝在被窝里格外的舒服。

    她下意识的抬手摸向身边的枕头。

    顾忆海早就已经起床了。

    身边空空如也。

    只留着男人身上淡淡的那股香皂味儿。

    洪果儿慵懒的动了动身体,试着坐起来……可肚子越来越大了,试了两下,愣是没坐起来。

    她现在才算是真正体会到了“笨拙”这两个字。

    实话实说,有的时候照镜子望着自己的样子,都觉得人生真是神奇,原本平坦的肚皮竟然撑的这么大,圆鼓鼓的不说,里头还孕育着一个小生命。

    洪果儿也没hold自己的情绪。

    处在幸福里的女人,总是要撒撒娇的。

    她略略的提着嗓音,“顾忆海?顾忆海?”

    话音一落。

    顾忆海就立刻推门探进了头,“在呢!怎么?你醒了?要起来吗?不再躺一会儿?”

    边说着话,便快步走到床边,低头笑眯眯地望着他,“早哈!”

    洪果儿在被窝里伸出了两只白嫩的胳膊,睁着惺忪的睡眼,“你拉我一把!”

    嘴里忍不住的嘀咕,“我都觉得我自己像个大熊猫!又笨又蠢!连坐都坐不起来。”

    “别胡说八道!”顾忆海宠溺的摸着她的头,“你怎么又笨又蠢了?在我眼里,你现在最可爱!还有,像大熊猫有什么不好?大熊猫那是国宝,国家重点保护对象!”

    他温柔的弯下了腰。

    把媳妇的双手,安置在了自己的脖颈处……顺势把自己的两只胳膊也伸进被窝里,先摸了摸她的肚子,这才揽住她的腰,“我扶你起来!准备好了吗?”

    嘴里轻声的念着口号,唯恐伤了她,“123!”

    上身一使劲。

    腰挺起来了。

    顺带着把媳妇儿的身体也小心翼翼的扶稳了……这还不算,用一气呵成的赶忙给媳妇上了一件毛外套,动作熟练以及,显然是练过千百遍了。

    顾忆海蹲在她的脚边。

    和往常一样,轻柔的把耳朵贴在洪果儿的肚皮上,认真的对着胎儿说话,“儿子,今天感觉怎么样?别急哈!再有一个,咱们爷俩就见面了。你现在一定要听话!稳稳当当在你妈肚子里呆着!别给她找事儿!你要是敢调皮,瞧我不打你的屁股。”

    说来还真是挺神奇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到了他的话。

    肚子里的胎儿猛地滚动了几下。

    洪果儿立刻扶着腰,“哎呦!”了一声。

    顾忆海兴奋的眯着眼睛笑,“怎么?小家伙又动了?他最近动得越来越频繁了?幅度也越来越大。我隔着肚皮都能看得见。”

    “那是!”洪果儿等到这一阵胎动过去之后,稍微平静了一下,这才回望着丈夫,“马上还有一个月就临盆了!他再不动,那就怪了!”

    顾忆海讨好的望着她笑,“媳妇儿,你真辛苦了啊!今天想吃啥?说!我马上去给你准备。”

    “还吃?”洪果儿娇嗔的嘟着嘴,“医生说我的体重已经超标了。肚子里的孩子也挺大。让我少吃点儿,注意一下饮食!你没听见啊,都怪你和我妈,天天换着样的煲汤,非逼着我喝!那滋补汤最容易胖人了。”

    嘴里虽然是埋怨。

    语气里却都是幸福。

    21世纪有怀孕忧郁症,产后忧郁症……别的洪果儿没体验过,反正在怀孕期间,她是被一家人关爱的围着,宠着,惯着,还真没有时间忧郁。

    顾忆海笑着点了点头,“行!你不想喝汤就算了!今天我休息,给你包饺子?擀面条?吃火锅?”

    翻来覆去还是吃。

    洪果儿撇了撇嘴,“……”

    “你要真不吃,我还真心疼!”顾忆海把声音压得又低又柔,“虽然我知道医生说的对,可我就是舍不得让你减肥,尤其今天是元旦!就是全家人要聚在一起吃顿团圆饭吗?不吃能行吗?真要想控制体重,那就从明天开始吧?”

    从明天开始?

    这就是减肥失败者的口头禅。

    也是家人关爱的托词。

    洪果儿还没来得及回答。

    忽听的院子里有响动。

    紧接着。

    传来了顾忆梅的嗓音,“哥?嫂子?你们在家吗?”

    顾忆海挑了挑眉,“我妹来了!我出去看看!你别急啊!你就等在这,一会我回来帮你穿衣服。”

    他现在伺候媳妇儿,就像伺候小孩子一样细心周到……说句不好听的话,连袜子都是他给穿,鞋带儿都是他给系,只要是他在家,媳妇儿上厕所他都在一边陪着。

    顾忆海转身快步出了门。

    站在台阶上,往院子里一看。

    果然!

    顾忆梅来了。

    她今天特意打扮过的,上身穿了一件红色的彭胶棉棉袄,脖子上记了一条大红的围脖,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雪地靴……再配上一条黑裤子,皮手套,整个人看上去格外的喜庆。

    她的手里还大包小包的拎着过年的礼品……瞧样子有冻鸡,带鱼,还有鸡蛋,麦乳精和奶粉。

    一望可知……多数是为了给洪果儿补身体而准备的。

    顾忆梅现在还算挺懂事儿。

    别的不说。

    自从嫂子怀孕以来,每次洪家有个大事小情的,她都立刻到位。

    顾忆海笑望着妹妹,“你怎么来了?我前天给你打电话,让你过来吃饭的时候,你不是说还要开店吗?我还以为你不过来呢!”

    顾忆梅神神秘秘的一笑,“我是故意这么说的!故意说不来,好要给你一个惊喜!”

    “什么惊喜?”顾忆海不以为然,“你来过元旦?就叫惊喜了?”

    “不是!我还带了意想不到的客人!”顾忆梅把身子闪到一边,“哥,你保证猜不到是谁!见到他们以后,你保证高兴!”

    “谁啊?”顾忆海还真被她说愣了,视线不由自主的越过她的肩膀,望向大门口……可除了满目灿烂的阳光之外,并没看到人。

    顾忆海淡淡的挑了挑眉,“闹呢?哪有人呢?”

    顾忆梅眯着眼睛笑,不答反而问,“哥,嫂子呢?嫂子在家吧?她起来没?金姨呢?二哥二嫂也在吗?”

    一叠声的问了个全。

    洪果儿早就听到顾忆梅在外面说话了。

    所以,自己动手穿戴妥当,又在外面加披了一件大衣,这才缓步走出卧室。

    金凤香也一样。

    她虽然不喜欢顾忆梅,可看在顾忆海的面子上,大过节的,对方又是提的礼品上门的,俗话说的好:当官的,还不打送礼的呢!

    金凤香不是一个不懂事里的人。

    总归是要出来招呼的……

    母女两几乎不约而同的出了卧室,站到冬日的台阶上。

    金凤香不咸不淡的打着招呼,“二梅,你来了?我们在房间里就听到你说话了,还有谁呀?干嘛神叨叨的也不见人?”

    “人就在门口!”顾忆梅故作顽皮的拉着长音,略弯着腰,双手向着大门口一指,“嫂子,金姨,他们特地让我向你们保密!你们看!人来了!”

    话音刚落。

    院门外先响起了一声车门的开合。

    紧接着。

    有人快步的跑了进来。

    金凤香打眼一看,忍不住兴奋的一拍大腿,“哎哟我的妈呀!这可真是大惊喜,你咋回来了!”

    ------题外话------

    谢票~不知道,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