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经济管理 > 刘永行刘永好首富长青 > 第一章 夜汐:动乱年代的艰难成长(4)

第一章 夜汐:动乱年代的艰难成长(4)

    第一章 夜汐:动乱年代的艰难成长(4)

    当时,江苏的接收专员因为作风清廉、动作迅速,所以接收汇总的敌产总额有123亿元,而浙江省上报的数字仅为2.88亿元,安徽省的更只有区区的1.33亿元。这说明,那些贪官污吏侵占了绝大部分敌产,而只是从牙缝里挤了一点零头留给了国家。

    而最糟糕的,是国民政府在1945年执行的三大政策——货币兑换、外汇开放与产业国营化,更是让私营企业和亿万民众陷入了绝境。

    在当时的财政部长宋子文主持下,一系列国字头企业诞生,大肆接收垄断一切产业,甚至纺织业这个在中国生机勃勃地发展了二百多年的私营企业领域,都最终被彻底国有化。

    统计显示,到1948年,国家产业资本占全国产业资本总额的80%以上。

    如果以1937年1月-6月的物价指数为基期,1948年8月上海的物价指数上涨了500万倍,五金器材上涨了1100万倍。“工不如商,商不如囤,囤不如金,金不如汇”,因为市场投机盛行,正当的工商业已经难以维持下去了。

    在这一年,近代中国著名的民营企业家范旭东因为复兴工厂借贷无门,最后饮恨辞世。而卢作孚、荣德生等实业家企图在战后东山再起的美梦也迅速被国有化的巨轮辗得粉碎。

    德高望重的实业家荣德生,当时曾给国民党政权上书,说了一段至今仍有警醒意义的话:

    “若论国家经济,统治者富有四海,只需掌握政权,人民安居乐业,民生优裕,赋税自足……能用民力,不必国营,国用自足。不能使用民力,虽一切皆归官办,亦是无用。”

    但70岁的荣德生盼来的不是私营经济的福音,而是一场家族的飞来横祸——他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