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人物传记 > 刘邦的草根哲学 > 第一章诛秦,历史的选择(2)

第一章诛秦,历史的选择(2)

    第一章诛秦,历史的选择(2)

    可能是因为其上头有两个哥哥吧,所以虽说是生在农家,刘季却异常懒惰,对农活极为排斥。其父刘太公最后没法,只好将他送进学堂,希望他能做点学问,学会记点帐,以便日后做个小本生意来维持生计。

    刘邦的幼年时代是怎么度过的,我们几乎一无所知。他大概也如当时万万千千的家境优裕的乡镇少年一样,在游戏玩耍、朋友打闹中成长。

    刘邦的童年朋友,有一位就是一生跟随刘邦的卢绾,他后来被封为燕王。

    卢绾与刘邦是同乡同里的邻居。刘太公与卢绾的父亲卢太公意气相投,亲近友爱,两家日常往来,宛若一家人。事情也巧,刘媪有了身孕,卢媪也有了身孕,到了刘邦出生的那天,卢绾也出生了。

    古来结拜兄弟,对天起誓说,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视不能同生为友情的遗憾。刘邦与卢绾同年同月同日生,又同乡同里,父辈相亲相爱,里中父老乡亲都以为美事,纷纷牵羊持酒前来道贺,平添了许多乡党之情。

    据说刘邦和卢绾曾一起拜一位当时姓马的儒生为师,同门求学。但刘邦对读书根本没甚兴趣,没过多久,就不再学了。

    太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好意规劝,但刘邦却不听,后来太公气极,便骂他“不务正业”,“不成器”,“不如老二有出息”。刘邦听在心里,却老大不服气,但仍然我行我素成天游荡于乡间。刘太公对他实在没有办法,便把他赶出家门,逼他自谋生路。

    在刘邦生活的战国晚期,对于男子来说,十七岁是一生中的重要时点。以当时最强大的国家秦国而论,男子十七岁算是成年,要开始承担国家的赋税徭役,称为傅,也称傅籍,就是作为适龄的服役者登记于户籍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