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励志成功 > 北大财商课 > 第六章 阎焱:合理消费,保障利益最大化(1)

第六章 阎焱:合理消费,保障利益最大化(1)

    第六章 阎焱:合理消费,保障利益最大化(1)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祖籍河北的阎焱从安徽知青到成为“文革”后第一批大学生,从北大社会学硕士到在普林斯顿攻读博士,从世界银行到哈德逊研究所,从SPINT到AIG,从AIG基金最年轻的合伙人到软银亚洲信息基金的总裁,他的阅历堪称丰富。在工作中便已周游世界的他,又回到最初的起点,但已令人难以望其项背,而他的心态却更平和宽厚。

    阎焱早慧,10岁时就梦想当官掌权处理国政。“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孟子的豪情壮志沉寂了很多年后在他身上得以充分发挥,所以在政治大环境的驱使下,1975年他不得不入安徽安庆潜山县插队三年时,初体验了绝望的滋味。幸而天性达观的他安时处顺,方能在一箪食一瓢饮中不改其乐自行解脱。1977年,“文革”后恢复高考,阎焱考入南京航空学院飞机设计专业,毕业后被分进当时三机部下属的一家工厂。1984年,不甘平淡的他始终不忘“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士子梦想,一举考入了北大社会学系攻读费孝通老先生的研究生。三年燕园生涯改变了他以前学制造飞机时养成的直线思维方式,令他终生受益。但社会学系也没能圆他的当官梦,1986年,他获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四年全额奖学金,不必刷盘子就能继续深造,他欣然只身赴美。

    刚踏入异邦,他就有意识地住进一户美国家庭中勤修英语,“我记忆力好,因此特会考试,语言关过得也快一些,等到做梦时都是用英语思维就大功告成了。”1990年年底,他考入位于华盛顿的世界银行专事研究工作,但很多人眼中的金饭碗却并非他想要的金苹果,“世界银行是我从事的这些工作里最差的,尽管它可能是最舒服的,但它官僚气太重效率极低,让我养老可以,但那时就想做事,在那儿多待一天都觉得是白白消耗生命。”

    浓厚的北大气质在他身上彰显无余,艺术家轻快的脉搏中跃动的是思想家沉重的血液,因此当他对于生活的**再次燃烧时,自由的魅惑力便仿佛是盏暗夜中的长明灯。1992年年底,他辞去世界银行的职位,加盟美国当时知名的“思想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成为该机构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成员,研究美国对北亚和中国的外交政策。出了本自己不太满意读者更是寥寥的书后不免又一次意兴阑珊,便又一次辞职,岂料这一辞职便彻底告别了他的学术生涯。

    1994年年底,阎焱正式加盟AIG旗下的AIF基金(Asia Infrastructure Fund),以北亚和大中国区董事总经理的身份重回故土。AIG(即友邦保险,主要以投资传统基础设施,如通信、电厂和道路等为主。)早在1919年成立,其成立地为中国上海。

    阎焱参与操作的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