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网游三国:开局获得神级建村令 > 第0355章 襄阳黄家的灭族之祸。

第0355章 襄阳黄家的灭族之祸。

    之所以叶天知道,黄月英是绝世美女。

    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前世内,叶天曾经有幸远远见过黄月英一次,也只有一眼。

    虽然距离遥远,在风吹过黄月英面纱的时候,他有过惊鸿一瞥。

    他没有完全目睹黄月英完全的长相。

    但那一抹风情和惊艳,也算永远烙印在了叶天的心中,多年没有忘怀。

    当然了,前世中的叶天,在人间界之内,虽有小小实力。

    但和那些大势力,大财团比起来,差距太远如同蝼蚁。

    也没有和黄月英产生了什么太大的交集。

    他记得,前世中,神话世界中的黄月英,最终还是嫁给了和她名当户对,同为大族出生的诸葛亮。

    两人和历史一样成为了一对著名的伉俪夫妻,一同辅佐蜀汉。

    没想到的是,这一世之内。

    黄媚,居然会来到幽州,甚至主动要投奔叶天。

    显然,其中有些秘密存在的。

    只是如今,哪怕叶天的智慧,都想不出来。

    究竟为什么,此刻的黄媚,会来到了天帝城,主动前来。

    而且还是隐姓埋名,故意易容。

    其中,不用说,一定有秘密,他要搞清楚。

    一但知道了这秘密,极有可能收复黄月英。

    当即,叶天看向黄月英,道:

    “子英,孤欢迎你成为孤的军师府,不过正式加入前,我还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子英,可否答应?”

    “殿下有什么要问的,问便是了,小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黄月英迟疑片刻,点头道。

    “子英,或者说,更恰当的,是黄月英姑娘!

    襄阳黄氏的嫡长女黄月英,你这一次改换容貌,男扮女装,千里迢迢来到幽州。

    要加入孤的军师府,究竟为了什么,现在可告诉我了吧?”

    叶天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笑容,看着黄月英说道。

    “什么!你!你怎么!你怎么会知道此事的!”

    一听到这话,黄月英不必说,当然是脸色大变。

    甚至因为过于惊讶缘故,她一时忘记使用秘法,改变声音。

    乃至于之前清脆的少年声音都是直接大变。

    变成了十分娇媚的少女之声!

    听到这变化的声音,外加叶天之前话语,众人哪里还不知道是什么回事!

    显然,眼前这黝黑丑陋的少年,使用某种易容术,改变了容貌,以男扮女装!

    甚至这易容之术,乃是无比高明。

    几乎在在座所有人,全部骗过去。

    只是唯独没有骗过算无遗策,神通广大的叶天而已!

    当即,场上的郭嘉,许褚,典韦等…………所有的人,全部陡然一下子露出了惊讶之色!

    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惊人变化!

    “你这贼子,敢男扮女装,潜入到燕王殿下面前,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你罪该当死!”

    典韦一知道了黄月英改变了容貌,男扮女装的事。

    脸色陡然一变,又是骇然,又是无比羞愧!

    因为,他现在可是叶天的亲卫首领,

    结果被一个女子完全骗了,甚至一路来到了叶天的面前。

    他典韦,都是没有丝毫的发现。

    还要靠着叶天自己来发现,这自然是让他感觉自己无比失职,也是无比丢脸的行为。

    当即他又是羞愧,又无比愤怒!

    当即,提起手上一双短戟,冲着黄月英大步而去,身上的杀气陡然冲起!

    一副要将黄月英彻底斩杀的模样!

    几乎同时,叶天身后的许褚,还有所有的天帝卫亲卫也是举起来了手中武器,同样一个个杀气冲天!

    “子英,这是什么情况!?”

    荀彧见此场面,瞳孔猛然一缩,慌乱看向黄月英说道。

    他怎么可能想到,之前那一个丑陋少年,是一个女子假扮的。

    毕竟黄月英的易容之术,太高明了。

    那么黑丑的少年,是一个女子,谁也想不到。

    同时也是很后悔,无比后悔,后悔自己将黄月英带到叶天的面前。

    毕竟是他没看出黄月英的真实身份,犯了大错。

    甚至一来,这样做,可能害了黄月英。

    一个女子,男扮女装,潜入到大汉帝国燕王殿下面前。

    不管是什么理由,只要被发现了,就是杀头之罪!

    叶天现在将黄月英斩杀,也很正常。

    二来,甚至因为此事,他荀彧可能失去主公的信任。

    被撤职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当然,荀彧无比后悔。

    “却没有想到,这少年,居然是个使用易容之术的女子。

    而且这易容术,还是极为高明,不可思议之术,连我的鬼神之瞳,都没有看破!

    而主公,依旧是看破了,不愧是我郭嘉郭奉孝之主啊!”

    一旁的郭嘉,见黄月英是女子身,先微微一惊。

    片刻后,还是恢复了平静之色。

    而他看向叶天时,则眼中的崇拜之色,又多出几分!

    他的主公,实在乃是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