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囚狱 > 第一百三十章黎明将至,风雪凄迷

第一百三十章黎明将至,风雪凄迷

    “他去哪了?”

    “已离开京城,下落不明。”

    “离开京城?谁给他的权利!他不过是朕的一条狗,朕让他在哪里待着就得在哪里待着,他凭什么未经朕的允许便擅自离开!你们,为何没有阻止?”

    “奴才有罪!”

    “当然有罪!你们这群废物就当凌迟处死!”

    “奴才甘愿受罚!”

    “一群人,朕花费如此之大,竟然不能为朕分忧解难,反而处处为朕添乱,你说,朕要你们何用!一个狗奴才,平日里表现的忠心耿耿,暗地里却做出拂逆不道之举。呵,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们一个个如蛀虫一般,以为真给你们恩宠,给你们富贵,你们便可以爬到朕的头顶上使命的啃咬吞噬,然后一转头背弃朕而去。不要忘了,朕是皇帝,是天子,朕可以诛你们满门,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一声惨叫,倏然响起,打断了皇帝的暴怒。

    那飞溅起来的血液,在皇帝的视野中燃烧。

    皇帝呆住了。

    跪在大殿内的黑衣人整个身体倒在地上,滋滋的腐蚀着消融着,宛若一摊黑色的淤泥。

    皇帝的神色变幻不定,一双手紧紧攥成拳头抵在膝盖上,裸露出来的皮肤上,青筋跳动着。

    一道身影出现在那摊血肉边上,阴森可怖。

    皇帝望着那人,吞咽着口水,艰难的道,“朕没有让你杀他。”

    “可是他惹你不高兴,既然惹你不高兴,你留着他干什么。”那人道。

    “即便是废物,也有废物的用处,”皇帝道。“朕不可能将他们全杀了。”

    那人穿着一件近乎要腐烂光的麻布披风,整个披风表面是那虫咬的痕迹。他阴恻恻一笑,道,“有我在,那些废物便再无用处。”

    皇帝深吸口气,展开双拳,道,“东海出事了,你知道吗?”

    那人道,“那是一切改变的开始,当他们到来,整个时空都将变得不一样。”

    “他们是谁?”

    “猎道者。”

    “很厉害?”

    “神在他们面前就像是羔羊。”

    皇帝垂下目光,幽幽的目光流溢着复杂的光泽。他在盘算,也在恐惧。神是何等存在,可若是连神也无能为力,那么,自己这些凡人又当如何?那人这时候却是轻轻一笑。

    “我可以为你找他们谈谈。”

    皇帝心中一惊,抬起目光道,“你认识他们?”

    “也不算认识,只是打过交道罢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人没有说,却是转过身,道,“你这皇宫里真是卧虎藏龙,什么妖魔鬼怪都存在。如此浑浊污秽,难怪你的江山不能清明。我去为你整肃一番。”

    门开启,狂风疾啸而进,那人便消失了。

    皇帝只觉得浑身冰冷,毛孔收缩,心脏微微一抽,短暂的停止了跳动。

    那摊血肉,已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皇帝还是能闻到那血肉腐烂的气味,深深的刺激着他的神经。他那挺直的背脊往后一靠,整个人都显得无精打采起来。那人的话说得很清楚。所谓整肃,是行杀戮手段。

    他想到了法甲,想到了太子。

    皇宫里最大的污秽,便是他们。只是,他没有那个魄力宣战。一旦宣战,便再无回旋的余地。那个人,似乎很有把握。大殿里更冷了,他幽幽的望着那洞开的大门,外面的凄冷,还有森肃,让人忌惮。

    蓦然想起,儿时对宫外的期盼。那种世俗的喧闹,那种世俗的人情。皇宫无论如何的繁华恢弘,却总是少却人情味。这时候他莫名的渴望起来,渴望去宫外走走,去感受那种温暖。

    寡人果然是寡人,孤家寡人。

    自嘲一笑,他起身背着双手缓缓踱步。内心里的疲惫,加速了身体的困乏。只是,他睡不着。站在宫殿门口,望着那漆黑的夜空。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便紧紧抓住自己手里的权力,担心一旦自己的松懈便会付之一炬。绷紧的神经,即便过去了这么久,也不得松懈舒缓。

    生命之累,便是如此,抓住的东西越多,害怕的越多。

    生命,最害怕的,就是失去吧!

    太子聪慧,自幼便有德才兼备的大儒辅佐教育,深得百官喜爱。只是他的性格不像自己,没有那种果决,没有那种凌厉,太过温驯了。这样的人,只适合守成,而不适合开疆拓土。不过,江山一统多年,早已天下安定,太子守成,也不至于出现什么问题。

    可是谁能想到风云变幻,整个世道会变成这个样子。

    世道变了,人心变了。

    太子也变了。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闷响,皇帝吓了一跳,猛然转过身。那人蹲在地上,一张破旧腐烂的麻布披风包裹着他的身体。皇帝呆了一呆,随即清醒过来。

    “你!”

    “那边有高手,我被算计了。”

    “法甲?”

    “他在你的宫殿里布了阵法,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而且,他掌握了一名诡异的道法,虽然有缺,却是足以将我逼退。速将我要的东西给我送来,我的实力不能恢复,便不能为你拔出这一颗钉子。”

    旋风一起,那人便消失了。

    皇帝的脑海里嗡鸣着一道声音,那声音并不尖锐,却让他无法平静下来。法甲,他当然知道法甲在太子那里,只是他不知道,这个人竟然拿不下法甲。还有,法甲布了阵法,他什么时候布了阵法,在哪里布了阵法。他的心里一阵恶寒,扭头望去,盯着宫殿的每一寸扫视。

    宫殿,让他不安,仿佛自己置身在一双眼睛无时无刻不盯着的囚牢之中。

    他的一举一动,他的喜怒,他的筹谋。

    原来,都在别人的监控之下。

    他踉跄后退,退出了宫殿,撞在了白玉栏杆上。寒风呼啸,四下里暗影幢幢,一切都如此的清冷萧瑟。他紧紧攥着双手,眸光在闪烁着。气息在眼前化为了雾气,朦胧了视野。他忽然长吸口气,转身大步朝天机阁走去。

    东北角,储元殿。

    法甲负手站在窗前,静静的望着外面的座座宫殿。宫灯摇曳,光影交错。风便在宫殿间游荡,带起一片呜咽之声。他笼罩在暗影中,远处的一盏宫灯熠熠的释放出昏黄的光。纱帐深处,一张榻上仰躺着一名瘦弱苍白的身影。那身影一动不动,就像是已经死去。

    嘴角微微翘起,阴冷的笑在脸上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