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大楚神探 > 第十二章.多事之秋

第十二章.多事之秋

    渝州城外

    清晨的朝阳斜斜洒落,为被风吹的微微弯腰的杂草们披上美丽的金色衣裳。在杂草中翻滚,抓虫的农家孩子突然疑惑的开始发呆。难得的,一个玩伴的玩闹声都未有所闻、

    孩童身高略低,视线完全被杂草屏蔽,看不见周遭情况只得拨开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杂草堆,缓缓向空地中央前进。

    “沙沙沙沙”脚踩在草地上发出的声音。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风吹过草丛的声音。

    除了这两种声音外,周遭一片寂静,突然连虫鸣声都没有了。

    孩童在草丛中走来走去,见不到半个朋友,转身想循着走来的方向回去。

    是错觉吗?孩童揉了揉眼睛,四下转了转,发现四周的草不知为何高了一倍,整个人被绿色的海洋淹没,连冉冉升起的朝阳光辉都快看不见了。

    孩童吓得尖叫,双手用力拨开草丛,拔腿就跑。

    四周越变越暗,草丛像是感应了孩子的绝望,拉长到将近一层楼的高度,将天空都遮蔽,诡异的情况吓得孩子不敢再看,紧紧闭上眼。

    “虎子?”忽然,一个农妇惊讶的声音在半空响起“你在哪里?虎子。”

    “呜我在这里呜呜娘,救我。”虎子不敢睁开眼睛,怕一张开眼,就会看见恐怖的妖魔鬼怪。

    “你等我,娘马上就来了。”农妇焦急的大喊。

    “呜呜1”虎子不停的抽泣,缩成一团。然后,就听见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朝自己奔来。

    “虎子”

    虎子睁开眼,发现草丛不知何时已恢复原来的高度,背对朝阳,满脸泪痕的农妇拨开草,弯腰宝珠自己。农妇正打算开口,看到前方景象瞳孔无限放大,尖锐的叫声回荡在整片草地。

    虎子回过头,看到永生难忘的一幕。

    这也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年轻女性,横躺在杂草堆里。她头发凌乱,还赤裸着上身,从左胸到肚脐,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肠子留了一地,整个胃部被割了下来,就扔在尸体旁边,血淋淋的。胸口处有一个大洞却没有心脏的踪迹。女孩的头呈现着一种诡异的弯曲状,好像被什么野兽咬断,但脖间滴血未留,死状令人惨不忍睹。

    “啊——”

    渝州县衙。

    古月、许颖儿,叶率三人相对而坐,经过一场漫长而周密的讨论,他们都显出几份疲惫。

    “如果没异议的话,等下就按此计划行事。许捕头你去问白仲良,叶兄你去众小厮那问问究竟!”

    叶率仍有些不放心:“要不我另派人监视汤宏?”

    门外传来敲门声,伴随着王大牛的声音“大人出事了!城外又出现那种样子的女尸”

    “什么?”许颖儿大惊失色,直瞪瞪地看着王大牛的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是已有半月未曾出现同样的死者了吗?”许颖儿问道。

    王大牛正要开口,李武也在门外出现。“大人不好了,白大官,他,他死了!”

    叶率,许颖儿被这突然来临的事震动了,以致就像受到电击一般,精神处于半痴半呆的状态之中。古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麻木。

    所有线索要全全断了!

    叶率沉默半晌,叹了口气:“我带着王大牛李武去调查城外女尸案,白仲良的案子便交给你了头。”

    许颖儿沉默片刻“也只能如此了。”

    待到许颖儿、古月二人赶到白府时几乎已是人去楼空,二人拦下正收拾行李的汤宏,询问究竟。

    据汤宏所言,这短短两日发生了多起命案。白捷、老管家、白仲良、房璇四人的死在众人中引起了轩然大波。众人本就认为白捷被白仲良囚禁三年无奈自杀。而老管家与白仲良的死,更像是白捷的鬼魂来索命,所有人认为白府是受了诅咒的地狱,一个劲的想逃离此地。管家阻拦无果,只得遣散众人。

    昔日白府的辉煌与今日的苍茫,实在是有些难以言表。

    汤宏“幸运的”被官家征用,纵使万般不肯,也只得硬着头皮陪着二人去往书房。

    幸得叶率叶“神捕”不在,不然再被指认成凶手,汤宏怕是连路都走不动。如此倒是能省下一番找寻的功夫。

    “因为今日老爷要去拜访城北金行严帮荣,我和管家一早便去老爷房外,准备唤醒老爷。谁知老爷房内无人,管家便跟我说可能在书房,我们赶到书房门口,管家推了推门,说是从里面上了梢。”汤宏歇了口气,继续说道“叫了几声,门内并无任何响动,又不好擅动,只好在门外候着。我靠在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