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末日从噩梦开始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恐惧中的恐惧【5000大章求月票】

第四百四十七章 恐惧中的恐惧【5000大章求月票】

    没有一丝丝防备,也没有一丝预兆,它们就这么出现在院子里。

    林默以前没遇到过这种事情。

    而且看样子,屠夫和聂红也没想到。

    尤其是聂红,她此刻就站在那群诡异之人当中,看样子,她刚才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这更说明了一件事。

    这些‘人’,都是突然冒出来的。

    再说说这些‘人’。

    一个个阴气森森。

    那种诡异的气息,甚至就连聂红和屠夫都有些畏惧,可以理解为,梦魇中的梦魇,厉鬼中的厉鬼。

    可想而知,此刻连聂红都不敢乱动,如坐针毡一般,就更别说兔子了。

    兔子现在悔的肠子都青了。

    刚才它是怕林默遇到什么恐怖的东西,所以自作聪明的留在了聂红这边,心想着院子应该是安全的。

    可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些好兄弟给它来了一个突袭,送来了惊喜。

    在周围突然冒出来这一群人的那一瞬间,兔子都没反应过来。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吓的不敢动了。

    现在它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像是一个震动按摩器。

    连带聂红的一条腿也抖个不停。

    林默突然注意到,这些出现在院子里的‘鬼’,有好几个都穿着新郎官的衣裳,有的还带着大红花,很是喜庆。

    但表情一个个极为狰狞。

    不光是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有的更是眼眶凹陷,像极了干尸。

    还有的张大了嘴,仿佛想要说什么。

    但整个院子,除了兔子哆嗦发出的声响之外,寂静的可怕。

    敌不动我不动。

    这是林默的对敌法则之一,而且看样子,聂红和屠夫也是一样的想法。

    这个时候林默看到了这一众鬼当中的一个。

    眼熟。

    肯定见过。

    林默脑子一转,立刻是反应过来。

    “这不是那个赵鑫么?”

    (赵鑫出场于第四十七章娘子、夫君,和周立一样的阴谋者,妄图利用别人的恐惧将自身变成梦魇)

    对这个人,林默也是记得很清楚,对方和周立一样,而且干的事情比周立还要凶残和诡异。

    说白了,智商也要更高一些。

    林默怀疑,袭文君就是这家伙‘制造’出来的。

    毕竟袭文君只是某个偏僻山村流传下来的‘恐怖传说’。

    而让这个恐怖传说诞生在噩梦世界的,就是赵鑫。

    除此之外,赵鑫还非法绑架和囚禁了好几个人,不光是将他们污染,而且还将自己变成了这些人心目中的恐惧形象。

    这样,如果赵鑫死了,那他会变成梦魇,继续存在于噩梦世界当中。

    实际情况也是一样。

    现实世界里的赵鑫已经死了。

    至于噩梦世界里的对方,最终有没有变成梦魇,是生是死,当时算是一个未解的谜题。

    不过现在来看,应该是死了。

    而且就是死在袭文君的手里。

    此刻赵鑫直愣愣的站在一群鬼当中,低着头,浑身散发着一股黑色和血色混杂的阴气,带着一种本能的怨恨。

    实际上,这个‘赵鑫’,并没有灵魂,只是一种完全由单纯的恐惧投影出来的鬼物。

    林默大概明白了一些。

    因为他看到这群鬼中有不少都是曾经死在袭文君手里,曾经住在这老宅的梦魇,当时林默亲眼见到袭文君拔了它们的皮。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东西应该已经魂飞魄散了才对,即便只是一种单纯的恐惧投影,那又是什么样的力量,迫使它们出现的?

    现在的林默脑子转的飞快。

    他立刻意识到,目前的诡异情况和袭文君有关系。

    毕竟这些,都是曾经被袭文君干掉的人和鬼。

    林默给聂红和屠夫打手势。

    让他们两个千万别轻举妄动。

    这些诡异的东西人多势众,而且一个个怨恨冲天,凶的狠。

    就算是能打过,也得先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更何况,这么多鬼东西如果一拥而上,他们三个必有损伤。

    最糟糕的情况是,打不过,然后莫名其妙的死在这个地方,真那样就冤死了。

    可担心什么来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兔子哆嗦的声音太大,下一刻,所有的鬼,同一时间看向兔子。

    这种感觉和由此带来的压迫力可想而知有多大。

    兔子直接浑身僵硬的倒在地上。

    吓晕了!

    林默怀疑,如果兔子不是一个玩偶,这会儿十有八九已经吐白沫子了。

    简直怂到它姥姥家了!

    就在这个时候,距离聂红最近的一个鬼突然伸手抓住了聂红的手臂。

    正常来说,聂红也会立刻做出反击。但实际上发生的事情,就连林默也都觉得诧异。

    那一瞬间,聂红脸上居然露出了惊恐之色。

    林默还是头一次看到聂红有这种表情。

    她可是梦魇。

    历来就是只有别人怕她,这女人啥时候怕过别人?

    就像是看到一个变态杀手惊声尖叫一样滑稽和不可思议。

    但是这一刻,聂红脸上流露出的的确是恐惧。

    下一刻,她手里的尖刀已经是刺穿了那个鬼的脑袋。

    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对方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浑身上下冒出了一片黑血,下一刻,从黑血当中露出了另外一张脸。

    漂亮的一个脸蛋。

    林默一眼就认出来,这不是小柔么。

    聂红的妹妹。

    此刻,聂红的刀就插在小柔头上,左边进右边出。

    问题这个‘小柔’还在笑,那场面,聂红自然是忍受不了。而且她明显受到了某种特殊力量的影响,让原本冷静甚至冷酷的聂红变的更‘人性化’了。

    简单说,就是情绪无法控制。

    就像是这一刻,她看到被刀刺穿脑袋的‘小柔’,按理说应该也会非常冷静,因为就算是用脑子想都知道,这个‘小柔’肯定是假的啊。

    所以聂红应该冷酷的斩碎这个冒牌货,然后脱困而出,和自己还有屠夫汇合。

    可实际上,聂红看到被她一刀爆头的‘小柔’,居然是惊恐的松开了刀柄。

    刀不要了?

    这是怎么回事?

    聂红此刻的反应,根本不像是她。

    所以林默才觉得,聂红是被某种东西影响了。

    目前来看,聂红的变化是被那个鬼突然抓住手腕才发生的,换句话说,这种鬼,不能被它们抓住。

    甚至,不能碰触。

    现在聂红有些失了方寸,她后退时,又碰到了另外一个鬼。

    后者一下子将她抱住。

    “动手!”

    林默不能再等了。

    不管怎么样,这个时候都要动手,不然聂红会有危险。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红色的人影以更快的速度冲过去,伸手抓住了那个假的‘小柔’,随后呼的一声。

    一片火星被吹在假小柔身上。

    呼一声。

    假小柔直接燃烧起来,不一会儿就被烧的精光。

    周围那些鬼也是同一时刻燃烧起来,惨叫声和咒骂声响起,但只是响了一下,骤然消失。

    就像是将音响的电源线拔掉一样。

    如果不是空气中还有燃烧之后残留的黑色烟雾和臭味,可能会认为刚才发生的只是一场错觉。

    突然出现的人,正是袭文君。

    她之前不知道藏匿在什么地方,一直到最关键的时候才突然出手,而且出手就是杀招。

    还是那么的冷酷干练。

    主要是林默烧了袭文君的婚约手绢,已经需要再嫁人的她,也不需要再戴那个红头盖,只是依旧穿着那一声华丽的红色嫁衣。

    袭文君看了一眼聂红,然后又看向林默。

    这个恐怖新娘白皙的脸上,那两道血色泪痕依旧还在,看上去很渗人。

    “文君姐姐,是我,是我啊!”

    林默怕对方没认出自己,主动上前套近乎。

    袭文君和小雨一样,不说话。

    甚至她没有什么太多的举动,就是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林默。

    一般人这时候就慌了。

    林默却是看出袭文君的意思。

    她不是没认出自己,认出来了,她这么一直盯着,是在问自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