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养生保健 > 如果会吃饭,你就会成佛 > 卷十 禅之心(5)

卷十 禅之心(5)

    卷十 禅之心(5)

    他采撷了一朵花,含苞的花。一朵你从没有见过的花,不是玫瑰,不是茉莉,不是郁金香,不是矢车菊,你叫不出花的名字。他把花递给你。他的目光引领你,注视这朵花。在你手上,在你注视中,这朵花盛开,凋谢,像电脑制作出来的Flash动画。

    在你手上的,与你相逢的,在你身外的,近处的,远处的,与你有缘的,与你无缘的,都一样,留不住。岁月里的花,生活的花,往事的花,记忆的花,未来的花,都一样,留不住。让你快乐的,让你留恋的,让你期望的,让你远离的,让你惆怅的,都一样,留不住。任何的事物,都会像这朵花一样,含苞,盛开,凋谢,都一样,留不住。

    是的,留不住。你流泪了,痛苦或者欢愉,你闭上眼睛,想让自己静一会儿。你睁开眼睛。拭泪时,你闻到手上,淡淡的花香。花是他递给你的,他的手上也应有淡淡的花香。想到此,再嗅,手上的花香淡了,远了,消失了。

    在水畔,坐下来。坐在阳光照耀下绿树的影子里。看这片巨大的湖泊。里面长满荷花。红色的,白色的,黄色的,青色的,花朵硕大,犹如车轮。水中有白云的倒影,正在缓慢地飘移着。它们的移动,没有破坏水面的平静。

    你看到了自己在水里的倒影。那是生活的影像,起床,早餐,出门,乘车,工作,午餐,交游,争执,品饮,晚餐,电视,睡眠。昨天做什么,今天做什么,明天做什么,日程表满满的,周而复始。自己忙得像个陀螺,转动着。快乐地转动着还是痛苦地转动着,不知道。自己和身边的人为什么都在转动;那**自己的鞭子在哪里;那鞭子又握在怎样的一只手中;那只手又长在谁的身上;那个人以**所有的陀螺为戏?为乐?为业?不知道。你对这样转动的结果、目的、意义有了困惑,有了烦恼,有了忧愁,有了焦虑,有了恐惧。你不想这样转动了,但是,你无法停下来。

    呼唤他,他来到你身边,示范你如何终止转动,牵着你的手,自在地走出转动着的陀螺场中,来到这片花园里,临水而坐。

    你看到,内心的贪欲是一条潜在的蛇的阴影,你释放它,它便从你的心里爬出来。你想得到的越多,它就长得越快,在你的**满足之前,它张口已经足够把你吞噬。你感觉战栗,眼睛恐怖地瞪大。

    你看到,知道原因的或不知道原因的,众多的纷扰、繁忙、转动、撞击、混乱,追赶着你,把你赶到曝阳炙烤的广场上。拥挤的人群,没有水,没有绿树的影子。手脚怎么放都不适。烦恼是热的,像火一样炽烤着,你不得安宁,以手作扇,徒劳扇动,带来热风,更多汗水。你不知道哪里有水,要往哪个方向去寻找,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片广场。

    呼唤他,他来了。他的到来,带来一阵清风;他的身影,带来一片清凉。他带你来到这片花园里,临水而坐。

    眼前的水在流动,你弯下腰,掬起一捧。注视它时,你忽略了身边的流水,流动的,长远的,已经走了。你拥有的,只是手里的一点点,一点点。并且一点一滴,在你的指缝间消失,留不住。只剩下湿漉漉的手。掬水月在手。在刚才的一掬水中,你看到了什么?想看时,手里的太阳或者月亮已经不在。

    恍如幻境。没有答案。你想,心如果是这片水,会被偶尔的风吹皱,水中的云朵也会被晃成一片碎影。如果心是容纳这片水的天空,风吹不动。它透明,湛蓝,无限,偶尔的云朵,也阻挡不了它。你微笑了,无忧亦无怖,感觉心**,充盈,空旷,平和。

    起身,跟着他,继续走。身旁的树,不一样的叶子,有的宽大,有的细长,有的圆,有的方,有的厚若手掌,有的薄如轻纱。枝丫上,结着不同形态的、美丽的果实,有的果实已经成熟,有的果实还在睡眠。有些树枝上,垂下榕树气根一样的根须,它们透明,细柔,随风起舞。你看到各式各样的鸟儿,有的婉转歌喉,隐蔽在树叶深处;有的大胆地和你们一起踱步,甚至用长长地喙轻轻地叨一叨你的裤角;有的在不远处翩然起舞。

    他和你在一起,走了很远很远。无论走到哪里,只要你心中涌现出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