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励志成功 > 蒋介石宋美龄在台湾的日子 > 五、“我将再起”

五、“我将再起”

    蒋介石去世后,夫人派和孔家曾推来美龄为国民党总裁,但为宋所推脱。蒋经国上台后,宋美龄曾有一些干政行为,但并不力。蒋经国晚年病重,有人又想到了宋美龄,但宋终是垂暮之人,没有再起的可能了。

    1.老夫人碰壁

    自蒋经国出任"阁揆"之日起,便宣告了蒋经国时代的来临。经过蒋介石的精细安排和扶植,国民党的政权顺利交接。

    而作为蒋介石夫人的宋美龄,在蒋去世前后也在积极活动,为在蒋以后的政治舞台上谋求自己的一席之地。蒋介石生病住院期间,宋美龄陪侍经月,亲自安排蒋的治疗和活动。一方面尽妻子的责任,另一方面也在为自己打算。

    宋美龄是亲美派,在她周围集聚了一帮人。在家族人情的包围内,有人提议让宋美龄多出面以增加自己的影响力,在蒋介石百年之后能学武则天而继任总裁。

    宋美龄是聪明人,她深知凭着自己的这点影响力根本击败不了蒋经国,而采取守势,以静制动,静观其变。但她也不甘寂寞,就以"行政院长"人选问题开始向蒋介石施加影响。

    1972年,严家涂"内阁"辞职风声一出,宋美龄就想向蒋介石建议,提名他的侄子孔祥熙的儿子孔令侃为"行政院长",因为在大财阀孔氏家中,只有孔令侃对政治具有十分浓厚的兴趣。借此机会,孔令侃多在姨妈来美龄耳边吹风,希望她能帮帮忙。

    逃台以后,孔家在政治上一直受冷落。宋蔼龄、孔祥熙都客死异国,孔祥熙当过国民政府的行政院长,孔家也希望孔令侃能继承这一权位,像他的父亲那样,当上国民党当局的"行政院长"。

    客观地说,以孔令侃的能力,以及在美国元老政治家间的良好人际关系,他当"行政院长"也未尝不可,甚至有人认为,当年孔令侃若真的被蒋介石任命为"行政院长"的话,美国大概也不会那么快和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而与台湾当局断交。

    孔令侃希望担任这个国民党当局最有政治上表现机会的职务,况且,那时台湾的经济力量刚刚起飞,如果当上"行政院长",不但可以有机会表现一番,说不定可以名利双收,让孔家在国民党的权力圈里东山再起。

    事与愿违,由于蒋介石传子心切,他根本听不进来美龄的话。蒋介石一心一意想让儿子继承他的事业,在关键时期,他当然不会去听从宋美龄的话。于是,严家淦辞职后,蒋经国顺利当上了"行政院长"。

    宋美龄很明白蒋介石的心思,所以他对当国民党总裁一事兴趣不大,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是蒋经国的对手。蒋经国此时已牢牢地把军权、政权掌握在了手中,而宋美龄此时再想捞取党权,确是难上加难。

    没有蒋介石的支持,宋美龄办不成任何事。从孔令侃身上,宋美龄掂量出了自己在蒋介石心目中的位置。其他人也看出了蒋介石的传子企图,而自觉地投身到太子身边,在国民党元老中,能为宋美龄说话的人真是少而又少。

    蒋介石去世后,谷正纲等夫人派曾提出可否让宋美龄出任国民党的总裁的议案,但广大国民党元老已不再把昔日光彩照人的蒋夫人放在眼里,因为他们知道,失去蒋介石的宋美龄,已经是没有任何权力可言,因此,他们舍弃了夫人,不同意宋美龄出任国民党总裁。

    1975年4月28日,国民党中央开会,讨论总裁一事。谷正纲提出由宋美龄继任,但张宝树则说:

    总裁,必须功勋卓著之人方可胜任,蒋公新丧,至今尚未发现能担当此任之人。以我之见,不如将总裁一职暂时保留,以表示对蒋公的哀敬与永恒的怀念。至于党的领袖则不可无人,拟立即推举一人为之。

    张宝树此言既出,附和者众,遂决定设中央委员会主席一职。最后何应钦指出,设党的中央委员会主席,我认为蒋经国同志比较适合。

    随着蒋经国出任国民党中央主席及随后就任"总统",宋美龄觉得蒋经国应放弃"行政院长"一职,此时,她又多次托人暗示能否让孔令侃组阁,但蒋经国仍然不买她后母的账,而是让孙运璇"组阁"。

    孙运璇,号曜气,1913年出生在山东省蓬莱县,1934年毕业于哈尔滨大学机电系,随即参加陇海铁路连云港发电厂建厂工作。1937年参加经济部资源委员会,出任工程师,被派往湖南主持湘江电厂建设,时年24岁。1942年底,他被资源委员会选派赴美国田纳西河流域开发局工作3年。

    1946年5月,孙又被派往台湾,出任台湾区电力监理兼接收委员。后出任台湾电力公司机电处长,1950年升任协理兼总工程师。1962年又被委以台湾电力总公司总经理的重任。在任台电总经理期间,蒋介石长孙蒋孝文到台电任职,多蒙孙运璇的照顾和栽培,使蒋经国对孙很是感激。1967年,蒋经国通过其父将孙提拔为"交通部长"。作为没有任何前景的孙运璇,如果没有蒋氏父子的提拔,出任部长级职务是非常困难的。同年,孙运璇再度高升,被蒋介石提名为国民党中常委。

    1969年10月孙又转任"经济部长",当蒋经国担任"总统"后,念念不忘孙运璇对蒋孝文的恩泽,与他对蒋家的绝对忠诚,要他出面组阁。1978年5月24日,蒋经国以国民党中央主席身份对新任"行政院长"提名发表谈话时称:

    新任行政院长孙运璇的获得提名,系在衡酌国家需要,并经过多方面的深思熟虑之后,才作的决定。

    孙运璇先生历年对国家的贡献很多,表现也非常突出,尤其是在他任职台电总工程师任内,孙运璇先生经常是上高山,到海边,凡是有电厂的地方,都有他的足迹出现,这种精神令人感佩!此后在交通及经济两部首长任内,对国家经济的发展,贡献更大,所花费的心血,也较以往为更多。孙运璇先生在立法院历次的报告或答复质询中,对立法委员的态度的诚恳负责,更是一件尽人皆知的事实。也由于此种态度的影响,常被他能在不知不觉之间,既多成了困难的任务,并达成贯彻政府决策的目的。

    有了蒋经国对孙运璇的推荐与说明,"立法院"自然不敢怠慢,通过此一提名是意料中事。5月26日,孙运璇就任"行政院长"。为了报答蒋经国的知遇知恩,孙运璇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是按蒋经国的择人标准,于5月29日公布了他的"内阁"名单:

    "行政院副院长"徐庆钟。

    "政务委员":俞国华、李国鼎、高玉树、陈奇禄、张丰绪、费骅、周宏涛。

    "内政部长"邱创焕,"外交部长"沈昌焕,"国防部长"高魁元,"财政部长'然继正,"教育部长"朱汇森,"司法部长"李元簇,"经济部长"张光世,"交通部长"林金生,"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崔垂言,"侨务委员会委员长"毛松年,"行政院秘书长"马纪壮,台湾"省主席"林洋港,台北"市长"李登辉。

    同年6月7日,孙运璇第一次以"行政院长"身份发表讲话,宣称将继续推动蒋经国首倡的行政革新,以提高工作效率,层层负责,纠正偏差,加强考核,不辜负蒋经国对他的期望。孙的讲话颇受蒋经国的赏识,台报对孙运璇任职6年的政绩评论说:

    "不仅顺利地克服了内外环境的挑战,且表现出政通人和的和谐气氛,于是焉,政治声望与日俱增,在中常会的排名逐届上升,隐然成为后蒋经国时代的领袖人物。"

    宋美龄没想到在"行政院长"人选上又碰上了一鼻子灰。她意料到了,蒋经国一点也不尊重她,她成了多余的人,于是,她远走美国,去过清静的日子,除非有大事决不返台。

    2.无法再起

    来美龄除了本身无子息外,一生在政治舞台上占尽风头,自己又拥有大量财产,在一般人看来,应是命运富贵的一个人了。她称自己一生最伤痛的事,是蒋介石的死。

    人们普遍认为:蒋介石的逝世,使得宋美龄的政治生涯宣告结束,但她的影响仍不可低估,尤其是在蒋经国主政时期,蒋经国一定程度还就政事咨询她。

    1975年4月28日,台湾国民党全体中央委员举行会议,修改党章,规定国民党最高领导人的称呼改用"主席"。党"总裁"的名义,永远保留给蒋介石,他人不得再用。会议推举蒋经国担任国民党主席。宋美龄失去一切职权,郁郁不得志,平时只用"蒋夫人"身份接见外宾。但国际形势突变,世界各国纷纷与台湾"断交",既无宾可接,又不受人尊敬,昔日的显赫、荣耀一去不复返了,其内心痛苦不堪。加上身体欠佳,宋美龄便下决心去美国隐居,顺便诊治多年未愈的旧疾。

    9月17日,行前,她发表了长达3000字的《书勉全体国人》一文。文章称:自己此次赴美一是因自己的同胞手足不幸过世,自己却无从诀别;二是侍候蒋介石三年,身心俱乏;三是"两年前,余亦积渐染病",没有及时治疗,因此,这次到美国的目的是放松身心并治病。文章最后写道:"当兹小别,特抒所怀,敬致余由衷的感谢,并祝同胞们身体健康,工作愉快。"宋美龄的告国人书,充满悲凉的气氛,这篇告别词当然少不了要讲继续**一类的套语,但通篇并无只字表示要民众支持新主席领导以竟"反攻大陆"大业,这是耐人寻味的。

    可是,宋美龄到底是得了什么病,严重到必须要远走美国治疗?脑子灵活的读者一定怀疑,当年连蒋介石那么严重的病,都可以在"荣总"获得世界一流的治疗,所谓世界一流,是连美国医学专家都承认的事实。然而,宋美龄为何要舍弃"荣总"世界一流的"总统"医疗小组的悉心照料,反而舍近求远,要到美国去,这其中到底是不是还有其他内情?

    这可以判明,外传其母子不和,宋美龄要避开与蒋经国权力抗衡,是有根据的。

    9月17日上午9点3O分,宋美龄乘坐她的"中美号"专机由台北松山军用机场起飞前往美国纽约。当时的"总统"严家徐夫妇,"行政院长"蒋经国夫妇及家人,"总统府资政"张群,"战略顾问委员会主席"何应钦,国民党秘书长张宝树,以及一些外国使节团的大使及夫人等一百余人到机场送行。

    宋美龄身穿她一向喜欢穿的长旗袍,带着黑色墨镜,神情肃穆,在机场上接受华兴小学四年级学生献给她的一束玫瑰花,然后与在场的亲友,"政府要员"一一话别。登机时,蒋经国亲自搀扶他的继母宋美龄进人机舱。这对一生未育的宋美龄来说,是莫大的安慰。与宋美龄同机赴美的还有十多名侍从人员和医护人员。

    "挥手自兹去",宋美龄告别她为之奋斗,为之辉煌的台湾,远飞异国他乡。

    宋美龄于美国时间17日晚上9时35分抵达美国肯尼迪机场。欢迎她的场面并不热烈,只有几个警察和一些安全人员,美国官方代表和侨领都没出现。下机后,宋美龄随即由6辆汽车组成的车队护送前往纽约的长岛。当时合众社和路透社消息报道,她来美是为了医治乳腺癌。

    宋美龄赴美,本已脱离了台湾政治圈,虽远隔千里,但她却未退出"三界"之外,台湾、美国两地跑,对台湾政治仍具影响力。

    1976年4月2日下午,宋美龄为了追念蒋介石逝世一周年,特地从纽约乘坐"中美号"专机飞回台北。她身穿黑色旗袍,神情肃穆,在蒋经国的搀扶下,步下飞机扶梯。严家涂夫妇、倪文亚、谷正纲、张群等"党国元老"都到机场迎接。追思礼过后不久,宋美龄再度束装赴美,长居美国。

    1978年,蒋经国在就任第六任"总统"前夕,于3月27日、29日两次致电宋美龄,热切地希望他的继母能返回台湾参加他的就职大典,并顺便祭奠蒋介石。宋美龄却称因"深恐睹物生情,哀思蒋公不能自己"而未能成行。她在4月1日从纽约发给蒋经国的回电中,叙述了近半个世纪以来与蒋介石相依为命的情感,让人读之生情。

    1978年5月20日,蒋经国就任"总统",宋美龄从美国致电"勉励"。

    在美国,宋美龄仍然经常接待台湾和美国客人,但都不公开报道。每年她过生日时,生活在美国各地的国民党军政遗族子女都会从各处赶到长岛为她过生日。曾由宋美龄一手惨淡经营起来的"**遗族学校"毕业的学生,都已年过半百,他们依旧称呼宋美龄为"妈妈",多少安慰了宋美龄孤独的心。每次一折腾,起码要花费两三个小时的时间。人老了爱热闹,尤其在异国,这样欢聚的日子太少,宋美龄与他们尽情欢乐,直到曲终人散。

    台湾岛内政界与妇女界人士赴美访问时,也多半抽空到纽约郊区宋寓一晤。但就这方面而言,岛内妇女界能够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