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剑出北冥 > 第七百七十六章 譬如朝露(五)

第七百七十六章 譬如朝露(五)

    剑出北冥第七百七十六章譬如朝露北冥修做了一个梦。

    从小时起,他就习惯于随时随地的醒来,在半梦半醒之间引导灵力,后来还磨练剑意,很少有机会做梦。现在的这一个梦,倒似乎真实的过了分,以至于他根本不觉得是梦。

    在梦中,他漫步在雪原之上,手中紧握一直陪伴着他的寒冥。

    “出剑。”

    一个清灵飘渺的声音在他的识海之中响起。

    他下意识的便顺着那个声音的意思,挥出了手中剑。

    于是幻梦之中,整片雪原倾轧破碎,似乎化作千万道寒芒,顺着这一剑的剑锋汇聚而来,下一刻,幽蓝的火焰在寒冥剑剑锋之上爆燃而起,火焰与寒芒相遇,明明是水火不容,偏生却在相遇之时,又有浑然一体的感觉。

    北冥修已陷入忘我的状态之中,只觉得出剑之时,经脉之中无比舒畅,顺着这一剑天生积蓄的剑势直斩而出,燎原野火蔓延而去,留下的却是道道清晰可见的冰痕。

    剑去之时,是冰封万里,剑归之时,却是野火燎原。

    两种完全不同的剑势,偏生能在一剑之中完美的转变出来。

    明明周围已是无尽的混沌,但那些被他剑气刮出的冰痕,却似依然历历在目。

    这不是他的剑法。

    无论是沧浪剑法,还是寒冥剑法,抑或是他的沧冥真剑,都不可能有着这般剑势的存在。

    是谁在指导他?

    恰在他思索之时,那周围的混沌却聚拢而来,那些被他先前一剑扫出的幽蓝火焰循迹而归,带来的不是火焰该有的炽热,反而是愈发极致的冰寒。

    北冥修眼前一亮,燃烧的不是剑上寒气,而是寒气之中的灵力。

    天下万般功法,除了少数例外,基本都以灵力为根本,没有了灵力加持,再精妙的招数也难以发挥真正的威力。

    这一剑的根本,就是聚灵纳灵之后,让灵力燃烧起来。

    灵力本身是不会燃烧的,就算是火属性的元素,也只是由灵力化出火焰,而非灵力自身燃烧。

    燃烧着的灵力,是否还算是灵力?

    若是直接改变灵力的根本,这一剑扫出,又会是怎般光景?

    他一下子惊醒过来,刚一起身,便感受到经脉撕裂一般的痛感,不得不再次躺下,但那种出剑之后经脉的畅快感却没有完全消失,仿佛他真的出了无比快意的一剑一般。

    “这一剑名为化冥,用北冥一族的血为媒方能施展。”

    直到他确认自己的意识已然清醒,那个声音却依旧能够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但当他想要探知其来源之时,却是徒劳无功。

    他又一次试图起身,这一次他的动作轻柔许多,入眼的却是一片生机勃勃,鸟语花香的景象。

    他一下子明白过来。

    如此景致,绝不可能是真实存在的,战熊部落的边缘地带,绝对没有这样子的地貌。

    他在叶星露的画中。

    北冥修松了一口气,按照他原本的想法,在她失去意识之后,叶星露应该能够带着大家一同逃离,现在用画出的幻境作为阻隔。

    他先朝着一旁微微躬身,他不知道是谁在梦中指点了他那一招剑法,与其说是剑法,不如说是极其玄妙的燃灵术,这种功法他闻所未闻前所未见,但确实合他的口味。

    他自六岁开始向天地借灵力,若是能够点燃天地

    灵力,也算是更进一步。

    北冥修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望向手中的寒冥剑,但无论是寒冥剑,还是识海中的寒冥剑魂,似乎都没有回答他的打算。

    寒冥剑早有凝聚剑灵之相,只是一直不曾真正诞生剑灵,于是现在,他只当是寒冥剑灵性爆发,送了他一招剑法。

    他打算找叶星露一同分析一下寒冥剑的状况,同为仙灵体,她或许能看出一些其他的端倪,结果当他看清楚前方景象之时,已是无法继续淡定下去。

    秋山葵苦着脸坐在一块大石上,易铭则在一片树林中以拳伐木,二人的面色都算不上好看。

    景致如画,如画景致之中,却没有叶星露的身影。

    北冥修心中一凛,问道:“发生了什么!”

    “你醒啦!”秋山葵娇躯猛地一抖,面上顿有惊喜之色浮现,然而很快,这惊喜就暗淡了下去,“星露姐……把我们困在画中,自己去引开天尊者了。”

    “天尊者!”

    这个称号直接令得北冥修险些牵动体内伤势,他并未有太多迟疑,连忙从身上摸出乾坤袋,取出各式丹药分别服下,急促问道:“过去多久了!”

    “一分钟。”秋山葵咬紧牙关,努力不让自己看上去太难过,“星露姐……是为了保全我们。”

    “我去找她!”

    北冥修斩钉截铁的道。

    他在暮崖城搞出那么大的阵仗,一开始只是为了将叶星露逼出来,然而因为种种原因,最后直接演变成了一场与圣阁的大战,在他昏过去之前,他也感受得到余落霞那边打得有多么激烈。

    他不清楚目前的局势究竟如何,但他一定不会甘心在这幅画卷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