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带着仓库到大宋 > 第867章 全身而退

第867章 全身而退

    看着高铎浑身是血,双目鼓突,面容扭曲,已然气绝,扑倒在地的高俅一瞬间竟似被抽掉了灵魂。他再没有了身为殿前太尉的气度,没有了作为朝中权臣的阴狠,眼中尽是茫然,以及悲伤。

    此一刻的他,只是一个骤失爱子的半老之人罢了,真正的白发人送黑发人……

    事实上这天下间绝少有人知道,哪怕是高铎自己都不曾得知,他其实并非高俅亲生儿子,而只是被他从族中兄弟里接养过来的从子罢了。但一生无所出的高俅却把这个非亲生的儿子看得比亲生的更重,当真是视若掌上明珠,无论他提出任何条件,当爹的都会全力满足。

    正因如此,打小就受尽溺爱的高铎才会成长为这般模样,成为东京城里无人敢惹,坏事做尽的一大恶霸。而即便如此,高俅都未曾真正的责备过他。哪怕高铎多次拒绝了其父的安排,不肯入朝为官,甚至为了自己痛快不愿成亲,高俅也依然听之任之,毕竟在他看来,只要自己还在,儿子就断不可能出任何的差错。

    可这一回的事实却证明他错了,哪怕他还是权倾一时的殿前司太尉,却依旧保不住自己儿子的性命。哪怕他已经在接到消息后的第一时间便飞马赶来,结果也只能是亲眼目睹儿子被杀,却无能为力!

    悲痛的情绪很快就化作了满腔的怒火,高俅死盯前方,尖声叫道:“孙途——”声若杜鹃啼血,厉鬼嘶吼,把急忙过来想要将他从地上扶起的军卒都给吓得浑身一颤,而他压根就没有理会这一扶,口中叫道:“你们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把他给我杀了?居然有人胆敢当街杀我儿,还有王法吗?”

    这一叫,才让那些部下从刚才的震惊中略略回神,当即便高声答应着,就要往孙途身前扑去。而此时孙途却猛地抽步后退,再度举起了手中金鱼袋,喝声道:“谁敢?我乃节度留后,朝廷新封的越侯,现不过是为民诛贼,杀了一个普通百姓罢了,你们谁敢动我?”

    此话一出,就跟用了定身咒似的,一下就让那些军卒上抢的动作全都顿住,个个都面露惊疑之色。金鱼袋他们自然识得,孙途报出了那些官职身份更让他们感到惊心,他们虽是殿前司的人,应该听从高太尉的号令行事,但也无法做到不管不顾地盲从啊。若是真伤到了眼前的贵人,高太尉固然无所谓,他们可就完了。

    高俅也没想到孙途会来这么一手,有些狼狈地挣扎起身后,再度厉声喝道:“你就是有官职在身也不能伤我儿……”

    “有何不可?我是官,他是民,他犯罪反抗,本侯就有理由杀他!”孙途回得是振振有词:“这不正是高太尉你之前为其推脱罪责时的说法吗?不过你当时却是说错了,你儿子从来不是朝廷命官,而只是一介草民,其命如草,杀了也就杀了!”

    “

    ()

    你——!”高俅的胸口剧烈鼓动,已是气到了极点,可一时间却又找不出任何反驳的说辞来。因为孙途所言确是实情,自己儿子素来放荡,还真就没个官职傍身,以往不觉什么,现在才知道犯下了大错。而更叫他感到窝火的,是孙途居然把那日在樊楼时自己所说的搪塞之词完全给了回来,这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可实在是太憋屈了。

    但高俅很快又想到了什么,当即高声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他给我杀了!有任何后果,自有本官一力承担!若是不肯听令的,我要了他的性命!”他高太尉什么时候和人讲过道理了?以往只有他欺负人,现在居然被孙途欺负到头上,还杀了自己唯一的儿子,要是这都不报复,他还如何在朝中立足?

    高俅对下属的威慑自然极大,那二三十名部下虽然犹豫,却还是纷纷抽刀欲上。当两条路看着都是绝路时,他们只能选择那条看起来不那么凶险的走了,至少杀了孙途还能跟上司交代,还有上司顶着呢。

    但事实再度打了他们的脸,就在他们迎步欲上时,孙途看向周围那几个衙门的人手:“诸位就这么看着他们杀官造反吗?你们就不怕自己吃挂落?”

    曲统苦笑,没想到孙途竟在这儿等着自己等人呢。而现在,他们却是没有任何选择,只能是站在他这一边了。

    一者,作为官府中人,又是管着治安事宜的他们是断不能看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