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十方乾坤 >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师徒决裂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师徒决裂

    黑雾突然袭来,但萧尘早已有所准备,岂会遭这暗算,迅速往后一退,同时一道真气发出,一下将那黑雾又逼回了玉瓶里,随后将瓶塞给塞了回去。

    “这孽龙,竟当真是要欺师灭祖了……”

    萧尘远远看着那玉瓶,而天瑶女帝刚才看清楚了,那瓶中所藏,是万毒仙子的“噬心蛊”,这一刻,她双眼茫然地望着那小小一只玉瓶,三千年师徒情谊,今日敖冶,竟用噬心蛊来对付自己……

    萧尘见她面露凄然,走了过去:“还好我留了个神,不然便让这瓶中蛊毒出来害人了,那孽龙当真是欺师灭祖,竟以如此卑劣的手段来对付姐姐,不过姐姐倒也无须伤心,孽龙始终是孽龙,你当年救了他,他反而恩将仇报,这也没什么。”

    “罢了,罢了……”

    天瑶女帝只是不断摇头叹气,只怕在敖冶心里,早就有想法了吧,只是他藏在心里,也不是一两日了,只怪她竟然没有察觉,若是及早发现,加以疏通,又如何会酿成今日这等苦酒?却教那万毒仙子钻了空子……

    “师父……”

    小柒满眼泪水,他怎么也不相信,大师兄竟变得如此可怕,不但杀了两位师姐,还竟然用这等毒物来害师父,是了,他的噬魂蛊,也是万毒仙子给他的,天琴宫许多人,都已经身中此蛊,而这噬心蛊比噬魂蛊更要厉害,他竟拿来对付师父……

    他如何能够相信,犹记得当年他刚来天琴宫时,一切都那么陌生,他怕与人说话,是这位大师兄,每日教他练武,教他修炼法术,还带着他到处去玩,当初那个大师兄,到底去了哪……

    “那现在,怎么办?”

    萧尘走了上来,心想刚才那敖冶已经来过一次了,想必第二次,也快到了,就怕到时候此人还叫上那万毒仙子,到时候就更加难以对付了。

    “哦对了,姐姐,这是千年紫玉昙。”

    萧尘说着,又将那千年紫玉昙拿了过去,天瑶女帝将昙花拿在手里,仍是满目凄伤,即使身上的伤好了,可这心里的伤,何时才好?敖冶背叛,颦儿霜儿死了,小武落入万毒仙子手里,只怕受尽折磨之后,已被炼成了蛊人,小青和嫣儿生死未卜……

    她此刻只想大声哭出来,可她知道,不是时候,接下来,要想办法对付敖冶和万毒仙子,颦儿霜儿已经死了,她绝不能再让一尘和小柒受到伤害。

    “接下来,我要开启‘八门生死阵’……”

    天瑶女帝眼神渐渐变得坚定了起来,这一刻,她不再有任何悲伤之色,她必须与外面那二人对抗。

    萧尘凝眉问道:“何为八门生死阵?”

    天瑶女帝看着他,与他解释道:“开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惊门、死门,这八门奇阵,能将整个紫玉仙境彻底封闭起来,他们只能从这八门之一攻入,但无论攻哪一门,都将承受另外七门的禁制……”

    萧尘点了点头:“如此厉害的阵法,或能抵挡一阵,不过阵法开启,也等同彻底与那孽龙撕破脸了。”

    天瑶女帝摇了摇头:“为今之计,只能如此了,否则由那二人攻入进来,你我皆不是对手……”

    萧尘又问道:“那接下来,如何布置?”

    女帝道:“我来开启大阵,你和小柒,分别持我的仙器,放在八个地方,切记要放对,不能出错,我稍后会告知你们,每个地方,对应何物。”

    “嗯……”

    接下来,便由天瑶女帝细说这八道“奇门”,至于那些仙器,倒也并非什么剑啊枪的,只是女帝平日里戴在身上的一些首饰物品,或是发簪,或是耳环,或是项链,或是玉佩,手链,玉镯等等。

    这些首饰本就非凡物,又与女帝朝夕相伴,自然也有了她的法力和灵力,远胜过那些所谓的法宝。

    布置好一切后,女帝立刻释放法力,将八门生死阵启动,这八门奇阵,早就布在她紫玉仙境,防的便是有这一天到来,此时八束光芒直冲天际,颜色各异,绚烂夺目。

    小柒放好仙器回来,抬头怔怔地望着这八道冲天玄光,现在整个紫玉仙境已经封锁了,就只有破开这八门生死阵,才能进来了,当然,他们也出不去了。

    萧尘倒是没有什么感觉,若非要说的话,那大概是要准备接下来一场生死对抗了,敖冶和万毒仙子必会想尽一切办法攻进来,而他要做的,便是在这两人攻进来之前,尽量让女帝伤势恢复一些,不求尽数恢复,但求能够击退这二人。

    紫玉仙境传出的动静,八道冲天玄光,很快也惊动了天琴宫其他人,所有人皆惊愕地看着紫玉仙境那边忽然冲起的八道光柱,这一刻,都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呵……师父。”

    此时在敖冶的高楼上,他站在玉栏前,自然也远远望见了紫玉仙境八道冲天光柱,冷笑道:“师父,你在天瑶宫布下八门生死阵,你一直都防备着我吧?呵呵……万毒仙子说得不错,你岂有一日,当真把我当做你的徒儿过……说什么,都是骗人的……可是师父,你以为,就凭这区区八门生死阵,就能够挡住如今的我吗?”

    ……

    紫玉仙境里,天瑶女帝为开启八门生死阵,又消耗了许多法力,此时她脸色有些煞白,萧尘立刻将她扶着,接下来要替她继续运功恢复,能恢复多少,算多少。

    “小柒……你去附近,查看阵法有无死角,若发现异常,立刻回来告知我。”

    “好……师父,你小心……”

    小柒不多言,便往远处跑去了,留下萧尘和天瑶女帝二人,在这棵樱花树下,彼此对视,女帝看着他,苦笑一声:“如今连累你,也要跟着我走这趟生死了。”

    萧尘道:“若是姐姐觉得过意不去,那以后就对我好些,弥补回来就是了。”

    女帝摇头苦笑:“你到现在还贫……那二人,其实我并没有绝对把握,八门奇阵能够挡得住他们,除非我师尊回来……将百花阵的秘诀,全部告诉我。”

    萧尘往外面看了一眼,仿佛已经无所谓了,淡然地道:“能挡多久,算多久吧……好了,我替你运功疗伤,现在有了千年紫玉昙,想必你伤势好得快一些。”

    接下来,就这样过去七日,这七天,整个天琴宫似乎非常平静,紫玉仙境外面,竟无任何动静传来,不过暴风雨来临之前,往往也是最平静的。

    天琴宫的长老弟子,那些天兵神将,这几天却是惶惶不可终日,若无重要之事,连大门都不迈出一下,整个天琴宫,变得更加冷清了。

    有了各种仙芝灵药,再加上千年紫玉昙,天瑶女帝身上的伤确实好得极快,那一身道境的修为,也在一点一点,恢复着。

    可毕竟是血手如来和魔极大帝这两位神通之辈留下的创伤,纵然有这些仙芝灵药,再加满天仙灵之气,可想要彻底恢复,又哪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要知道在九重天外这样一个地方,被方外之境的强者重创,最终能够保得性命,已是万中无一,想要彻底复原,有多少人是花了上百年甚至千年时间?

    这一日正午时,整个紫玉仙境里,忽有一道万丈紫气冲天,而在瑶池里面,但见整座池子周围白烟弥漫,朦朦胧胧可以看见池中一幕。

    为了使身体更好的吸收瑶池灵气和那些仙芝灵药,天瑶女帝已经脱去外裳,只穿了一件贴身的薄薄小裳,即使是这件薄薄的小裳,也已经湿透了,不知是被这满池的水湿透,还是她此刻满身的汗水。

    一滴一滴,汗水从她脸颊上,滴到了池子里,或许是千年紫玉昙起效了,令她体内受损的心脉,加速修复着,而萧尘坐在她的对面,双掌与她紧贴,助她加快运功。

    “姐姐,你感觉好些了吗?”

    瑶池里烟雾朦胧,萧尘不敢睁开眼来,更不敢使自己分神,稍不注意,真气走岔,恐会使女帝受损。

    “好一些了……”

    或因池子里的水温度上升,天瑶女帝前两日还有些煞白的脸庞,此时已经酡红如醉,汗水顺着她脸颊滑落,真是让人只看一眼,便教醉了心神。

    “师